第239章 惊变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笔趣阁 >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 第239章 惊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9章 惊变

  第239章惊变

  这一踏,擂台之上顿时一道裂纹在余长生脚底浮现,震动之中,巨大的爆发力之下,余长生的身体去电如雷。

  他就像是化为一把惊世的出鞘之剑,手捏成拳,闪烁着土石之光千山铠甲覆盖拳头,多了几分厚重之感,源源不断的巨力涌出,一拳轰出,对上唐晨!

  “千山拳!”

  耳边传来呼啸之声,风也被巨大的拳力撕破,两者对撞的一瞬,却看到唐晨手指猛然一折,其脸色也猛然一变,虚汗密布,口中忍不住闷哼一声。

  “咔嚓咔嚓……”

  唐晨咬牙,看着折断的三只手指,抬头看着神色淡然的余长生,身形倒退中,双臂微微颤抖,目中闪过一丝惊愕之色。

  这一击,他落在下风,甚至远远不如。

  “你的肉身……不对劲!”

  深吸一口气,唐晨声音沉重,身体不自觉又倒退一步,两人分开。

  作为一名御兽师,居然有人能把肉体锻炼到这种程度,肉体筑基,这就算在灵龙宗内门弟子中也是稀少的存在。

  怪不得能够以一己之力覆灭他唐家!

  唐晨眼里多了一抹愤怒。

  “肉身修炼不错,不能小看你。”

  余长生神色从容,淡淡开口,看着唐晨,目中闪过一丝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的同境修士中,肉身锻炼到接住他一拳还没有炸开的。

  不得不说,唐晨还是有点东西,就算肉体没有筑基也不远了。

  两人这一次碰撞,短时而分,但是速度极快,以至于台下一些人都看不清两人动作,只有少数之人能够跟上,犹如杨程旭,双眼一凝。

  “恐怖的肉身之力……居然比唐晨还要厉害,而且看上去还只是随意为之的一拳。”

  “若是碰到,确实需要注意一下,不过眼下,就看你能不能过了唐晨这一关了,他在灵龙宗内门弟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杨程旭并没有因为唐晨一时落入下风而对他失去信心。

  唐晨眼看肉身方面占不到便宜,也很果断,身形爆退之后,挥手,三只灵兽浮现在台上。

  “疾风双头狼!”

  “暗灵恐爪熊!”

  “青花毒尾蝎!”

  三头御兽一出,台下人群之中,顿时一道道吸气之声传出,纷纷更为关注。

  “三头灵兽,都有筑基中期的实力,而且品质都属于其中上等,这唐晨,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

  “想不到这才刚开场,就如此精彩,就看看余长生如何面对吧!”

  台下,李明翰眼神微凝,拳头紧握,心里竟然也闪过一丝紧张之感。

  至于张天文,只是转头忽然看向对面的杨程旭,后者对他轻轻一笑,张天文点头,若有所思。

  “不错,想不到唐家最厉害之人,原来在这。”

  眼看如此,余长生也不敢大意,挥手之中,三头灵兽从内景中被召唤出来。

  “赤炼蛇!”

  “彩星鹿!”

  “金翅大雕!”

  一瞬间,场上的局势就变成了公平的一人三兽对一人三兽,空气似乎都焦灼起来。

  “这两人,都是契约了三头灵兽吗,这对精神力和神识可都是不小的负担啊!”

  “看样子,两人的御兽培养的都很好,都是御兽上的天才啊!”

  “如今就看谁的御兽配合更好,更强大了!”

  “我还是更加看好唐晨,那暗灵恐爪熊可是号称二阶中的陆地霸王呢。”

  “呵呵,那金翅大雕,彩星鹿也非同寻常啊,都是三阶妖兽中的高等血统!”

  台下,一道道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议论纷纷。

  虽然说,筑基的修为契约三头灵兽并非不可,但是一般来说,综合下来,时间精力之类的因素,大部分仍然只是选择契约两头灵兽着重培养。

  毕竟三头二阶的灵兽契约下来,对御兽师本身来说,也是一种负担,二阶灵兽远远不是一阶灵兽能比的,对御兽师的内景要求,大上数倍不止。

  “这唐晨,也算是我灵龙宗的精锐了,倒是想不到,伱们万象宗,除了张天文,还有余长生这样的天才,赤炼蛇都能培养到二阶,而且看上去还丝毫不弱,潜力不错。”

  “应该是换了,或者融合了其他蛇类妖兽的血统吧,有点意思。”

  评审席上,穆永献低头看着余长生,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你们灵龙宗的唐晨,不也是藏龙卧虎,如此低调吗。”

  莫鹏尘皱眉,脸色凝成一团,淡淡回应。

  “看看吧,这种小辈中的比赛,莫峰主可不能插手哦。”

  穆永献轻轻一笑,摇头之中,老神自在的看起了比赛。

  莫鹏尘诧异,眉头更深,心里隐隐有种不安之感。

  擂台之上,随着三头御兽对上,余长生和唐晨也不闲着,转手之中,就交手了数十招。

  “噗……”

  一口鲜血喷出,唐晨抹掉嘴角的血迹,猩红的目光之中,闪过几丝疯狂之色。

  “余长生,你杀我全家,灭我全族,我唐家因你破灭,此仇不共戴天,今日,就算我修为尽废也要将你杀于刀下,以祭拜我亲在天之灵。”

  随着唐晨的低吼,其混浊的目中,浮现出一抹果断之色,拳头在胸口之处猛然一按,一股惊人的波动,从其身上不断攀登散发。

  其被封在体内的药效,疯狂的发挥作用,一瞬间,唐晨气息爆动,浑身上下青劲爆起,脸色闪过狰狞和纠结之色,似是十分痛苦。

  浑身上下,淡淡的气血透过肌肤散到体表之外,凝成一层淡淡的红芒,血液似乎也沸腾起来,逆流而上。

  “啊吼!”

  唐晨脸色扭曲,身体微微颤抖着,身上的气息也从最开始的筑基五重,不断的向上攀登,很快就突破筑基六重,最终停留在筑基七重的境界!

  “爆血丹?!!竟然使用这种禁药,不行!”

  莫鹏尘脸色一变,猛然站起,一抹怒气升腾。挥手就要上台亲自阻止唐晨。

  “莫峰主可不要急啊,哪条规定说,比赛是不能服用丹药了。”

  穆永献伸出手阻拦住莫鹏尘,神情淡定,对于这一幕,显然并不意外。

  “穆永献!你什么意思?!”

  莫鹏尘眉头一皱,脸上已有怒意浮现。

  “比赛是不禁止使用恢复类丹药,但是爆血丹这种禁药,严重影响比赛公平,何况,这丹药的副作用你穆永献不是不清楚,他可是你灵龙宗弟子,你就想因此断送一个大好弟子的前程吗?!”

  面对莫鹏尘的发怒,穆永献声音骤然加沉,忽然站起身来,呵呵冷笑:

  “什么意思?比赛?你可看清楚了莫鹏尘,难道你家那位小天才做过的什么恶事,你心里不清楚吗?!”

  轰隆隆!

  惊天的气势从穆永献的身上散发,金丹的威压凌天而起,这气势不断的攀登,最终全部凝成一把惊世之剑,压向了莫鹏尘。

  “你这弟子,心狠手辣,为人凶残,因为一点私仇利益,于东阳城杀尽我宗弟子唐晨至亲,这种滔天之仇,难道我宗弟子,唐晨能坐视不管?!”

  穆永献猛然发难,其发出的每一个字,都经过法力的加持,声音带着浩瀚之威,不仅仅是两人,而是传遍了御兽峰上下,响彻云霄。

  “什么?”

  “余长生,灭了东阳城唐家,一个人?”

  “开什么玩笑?唐晨,唐家,这份仇怨,不共戴天啊!”

  此言一出,顿时台上台下所有弟子脸色大变,看着余长生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一片哗然,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一派胡言!”

  莫鹏尘脸色铁青,怒容满面,感受着穆永献的威压,也不妥协,顿时,金丹巅峰的气势同样惊天而起,搅动风云,和着穆永献分庭抗礼。

  “你说我宗弟子余长生杀了唐晨全家,可有什么证据不成?就凭着一张嘴,信口雌黄,还不是任由你说?”

  “证据?届时问问这余长生,你不就知道了?想不到你宗弟子,小小年纪,就如此狠辣?”

  “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让你看看清楚,究竟是我在一派胡言,还是你在胡搅蛮缠!”

  穆永献说罢,冷冷一笑,拍了拍手之后,淡淡说道:“霍巍奕,上来说说你看到的真相如何。”

  话音落下,却看到灵龙宗弟子这边,一道中年身影飞了出来,来到两人面前,恭敬一拜。

  “鄙人东阳城霍家家主霍巍奕,见过两位真人。”

  “嗯,”穆永献点点头,淡淡说道,“霍巍奕,说说,是不是余长生灭掉了唐家,东阳城唐家,是如何消散的。”

  “好。”霍巍奕表情如常,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苦涩,轻轻呼出一口气之后,心神一凝,撇了一眼脸色难看的莫鹏尘,开口说道。

  “我是东阳城霍家家主霍巍奕,我作证,三个月前,余长生因为青罗兽的消息,来到东阳城,最终因为一己私欲,杀点包括唐家家主所有的筑基修士,抢夺青罗兽,最终导致唐家灭亡!”

  霍巍奕心里有些无奈,说实话,他见证过余长生的实力,并不想着轻易招惹,只是可惜,在面对灵龙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之时,他没得选择。

  这下子,眼看自己彻底得罪万象宗了,他心里也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祈祷着穆永献能把自己保护好。

  果然,此话一出,原本喧闹的人群再次引发轩然大波。

  “什么?余长以一己之力,灭掉了整个唐家?东阳城唐家,那可不是小家族,家里好几个筑基修士啊?!”

  “难怪我看着唐晨对余长生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还真的是苦大仇深啊,居然有这一份恩怨?”

  “余长生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吗?”

  听着诸位弟子的议论,莫鹏尘脸色一沉,锐然的目光看向霍巍奕,霍巍奕顿时缩头,向后退后几步。

  “事到如今,莫峰主你还打算插手这件事吗?你万象宗弟子灭我弟子全家,我不发难,已经是看在你莫峰主的面子上了。”

  穆永献向前一步,音调也骤然一调:“弟子的事情,还是让弟子自己解决的好,无论他们有什么仇怨,此战过后,自然自有天命。”

  “你……!”莫鹏尘脸色难看,抿嘴咬牙,心里却又有些无奈。

  对于穆永献所说,莫鹏尘心里已经全然相信,事实上,对于这件事,他也有一点风声听到,只是一直没去在意罢了。

  就是想不到,穆永献居然会在这时候发难,目地就是阻止自己的出手,想要正大光明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掉余长生。

  “原来这就是你的打算……”莫鹏尘缓缓闭上眼睛,心里了然,轻轻一叹。

  灵龙宗的真正目地,他又怎么不知道吗?

  本来此次比赛,灵龙宗就带着打压的目地而来,而有什么打压,比的上我宗弟子,在你们宗门的地盘之上,直接杀掉你宗天才弟子来的更实在呢?

  这种事情,一旦真的发生,可以说,不仅仅会让万象宗其他弟子寒心,也彻底让万象宗的颜面,一落千丈。

  所谓杀人诛心,大概就是这样。

  可是即使知道这样,但是莫鹏尘也没有办法,话都说到这部分了,他再插手,就不合适了。

  很明显,这一场比赛的性质,已经变了,不仅仅是一场比赛,而是一场战斗,生死之战。

  很明显,两人之间的仇怨,已经不可能化解,唯有这一战。

  事到如今,莫鹏尘也不好继续说什么,只能心里祈祷,希望余长生能够胜利。

  若不然……自己的御兽峰,算是彻底在灵龙宗面前抬不起头了。

  想着这些,莫鹏尘心里一叹,却又无可奈何,眉目一凝,看着喧哗的人群,心里烦躁,手臂向下一按,顿时一股威压压下。

  “安静!”莫鹏尘凝声一呵,淡淡的威压之下,原本喧闹的人群,刹那一片寂静。

  “呵呵呵。”穆永献见状,轻笑摇头,淡淡笑道,“莫峰主稍安勿躁,还是那句话,这种小辈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安静的看着吧。”

  “放心,只要你不出手,我也不会出手,结果如何,各安天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