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血煞三劫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笔趣阁 >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 第295章 血煞三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5章 血煞三劫

  阎塔身躯如魔,话音落下,转头看了一眼东南西北围住自己四个方位的灵兽,背后的庞大血魔之影骤然爆开,化为一道道血色锁链,向着四面八方抽去!

  余长生抿嘴咬牙,感受着体内不断消耗的修为,一颗颗丹药如同糖豆一般,被其不断的吞下。

  “风!”

  水域之中,诡异的吹起无量之风,以金翅大雕为源头,一波波向着中心的阎塔散去。

  这风如刃,带着强烈的撕裂之意,刺破虚空,化为一把把漆黑的风刃,仿佛永不停息,一波波对其冲去。

  “呼呼……”

  阎塔左手一会,背后血色锁链缠绕,一根根抽向金翅大雕,将一把吧风刃抵挡过去的同时,右手再次一握,背后血色锁链再次彼此融合,化为下把血淋淋的凌天天刀,突破风刃的阻碍,狠狠劈向金翅大雕。

  “木!”

  余长生神色沉着,轻声吐出一字,手势不断的变幻中,牵引着彩星鹿的神通,于是乎,一层层藤蔓,一颗颗巨木蔓延于此,最终挡在金翅大雕的面前,形成防护,挡下这血色天刀。

  “嗡嗡!”

  血色天刀震颤,刀光闪烁中,一层层藤蔓和巨木尽数崩塌,可这天刀的威势,却也在不断的消耗,最终坚持不住,化为血光溃散于地。

  “火!”

  赤炼狱龙庞大的龙躯舒展开来,龙威浩荡中,无尽的火焰骤然爆发,余长生更是曲指一弹,空火激烈,融入这火焰之中,顿时,本就汹涌的火焰,在这一刻更是剧烈的燃烧起来,其中散发的威势,就连阎塔也暗暗心惊,不敢大意。

  阎塔呼出一口气,面对这汹涌而来的火焰,身体正欲退后,却是猛然一滞,笼罩四周的剧烈蓝光,在这一刻骤然闪烁起来,随着水流的涌动,一波波惊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限制其行动。

  阎塔身躯一沉,脸色也彻底阴沉下来,挣扎中缓缓踏步。

  “有意思的手段,画地为牢吗?”

  “那可谈不上,只是小小的神通罢了。”

  余长生轻轻摇头,眸光冷漠淡淡开口,感受着体内已经消耗的一半的修为,对着玄龟轻轻点头。

  作为顶尖灵兽,类似领域这种手段,玄龟自然也是拥有的,而此刻施展出来的,正是其领域技能——水国深渊!

  也此地的环境,本就是在深水之中,对于玄龟这种顶尖的灵兽而言,得到的加持自然是惊人无比,再加上灵兽四极阵,此刻的玄龟,真正修为,已然跨越筑基,达到金丹的层次。

  水国深渊,引发深水海啸之力,范围之内,可封锁虚空,镇压敌人,同时加持己方之人,也得益于这领域开辟出来的特殊空间,才让哪怕在这种地方,金翅大雕等灵兽,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压制。

  “呵呵……”

  阎塔冷笑,看了一眼翻涌的火海,咬破舌头,轻轻吐出一口鲜血,鲜血散开,化为一条条血色丝线,融于身后的血色锁链之中。

  “血煞三劫!一劫,杀!”

  轰隆隆!

  血光大甚,一字落下,阎塔须发皆张,原本的一颗颗青丝刹那化为红发,。其双眸猛然开瞌,惊天的杀气,一瞬于身上爆发,于是其抬头缓缓对着赤炼狱龙一指。

  轰隆隆!

  一条条血色锁链挥舞着,于空中骤然伸长,彼此交错中,散发邪恶之意,十分灵动的彼此交织,一滴滴的漆黑的血液从上不断的流淌,滴落在地时,也形成镇压之力,对着赤炼狱龙层层锁去,其所过之处,火海震荡,竟也缓缓熄灭。

  “二劫,煞!”

  杀气爆涌,煞气又近,这一刻,阎塔化身修罗,煞气和杀气交织,最终化为一层浓厚的血色铠甲,覆盖全身,仅仅露出其一双凶残的双眸。

  “好浓厚的血煞之气,看来杀戮不少啊。”

  余长生冷哼,脸色越发苍白的同时,轻轻退后一步,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升起四道风暴,向着围绕在中心的阎塔轰鸣而去。

  风刃成卷,树木森然,火海翻涌,大浪覆天……

  每一道攻击,在灵兽四极阵的加持之下,都已然有了金丹之威,震天动地,而彼此联合起来,爆发出来的尾势,更为惊人。

  “够了!”

  轰隆隆!水浪炸开,血色之光再次笼罩,阎塔身躯破开这剧烈的攻势,狰狞的铠甲其上也露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纹,看着触目惊心。

  “三劫,怨!”

  血色铠甲破碎,重新露出其中阎塔的身影,虽然有些凄凉,但是混身的气势,随着其低吼出声,却在此刻忽然剧烈的升腾起来,激荡虚空。

  一道道血煞之气,随着其施法,带着阴邪之风,更有无尽的怨念,从虚无深处一波波的席来,凄凉的呢喃之音,在这一刻覆盖了虚空,一道又一道的怨魂浮现,各自死壮凄凉,或吐着舌头,或披头散发,或没有脑袋,或浑身火光爆发……

  仿佛从地府回来,带着浓重的怨念,轰然爆发,彼此簇拥着阎塔,跪倒在地。

  阎塔脸色煞白,深吸一口气,杀机在这一刻全面爆发,伸手一指余长生,手指骤然落下!

  “杀煞怨劫,劫劫无生!”

  轰隆隆!

  血色覆盖天地,随着阎塔手指落下,刹那中,一头头数不清的怨魂,齐齐转身,脚下血雾骤然翻涌,各自发出凄凉之音铺天盖地一般,向着余长生冲杀而去。

  “!!!”

  余长生凝眉,心神泛起危机之感,东,南,西三个方位的御兽,各自散发白光,灵兽四极阵变幻,玄龟所在的北方骤然蓝光大放,玄龟庞大的虚影重临世间,带着厚重的威压,磅礴的兽威,轻声一鸣。

  “呜呜呜……”

  “水国无量劫!”

  领域破碎,汹涌的水流再次奔腾,玄龟散发蓝光,蓝光收缩,刹那中凝为一个半圆形水球,将阎塔围绕其中,一道道通天彻地的水柱化为龙卷漩涡,在这水球之中疯狂的涌动,剧烈的撕裂之意,迅速席卷至阎塔全身心。

  天地轰鸣,大浪滔天,一波波的洪流掀起来,将这本就幽暗之地,掀起轩然大波。

  阎塔目光阴沉,艰难扭头看向着笼罩限制自身的水球,疯狂挣扎,一股股无力之感骤然从心里升起来。

  “这家伙的御兽,不对劲……”

  阎塔内心喃喃自语,随后咬牙,脸色发狠,再次在胸口一拍,一口鲜血从嘴角喷出,洒在这无尽怨魂之上,顿时,滔天的血光从其身上亮起来,血煞怨气,凌天而起,一只只怨魂嘶吼着,形态各异,向着余长生冲击而去。

  “哼!邪门歪道!”

  余长生眼色发冷,这他自然看的出来,这些怨魂,都是以特殊之法,活生生炼制的生魂,手段极其残忍,威力惊人的同时,其中蕴含的怨念,也是天理难容。

  仅仅只是看上一眼,余长生心神就受到冲击,有些不稳。

  好在玄龟的蓄势也在这一刻完全完成,剧烈的半球状的水球猛然收缩,将阎塔团团围住,更是猛然发力,水国无量劫内,风起云涌,玄龟的虚影骤然变大,浮现于水球内的天幕。

  “轰隆隆!”

  一只只怨魂嘶吼着,不断的撞击在这水球之上,却也只是掀起一波波涟漪,虽然不断的摇晃,但是并未破碎。

  耀眼的蓝光再次从玄龟身上发出,覆盖周身,彩星鹿悲鸣,赤炼狱龙颓靡,金翅大雕伏倒在地,浑身的力量都向着玄龟倾斜过去,余长生嘴角一甜,气息萎靡,身躯之内,肉身神魂法力都尽乎被抽干。

  “碎渊!”

  深水之区,玄龟抬头,本就浩瀚的身躯在这一刻更是骤然膨胀起来,撼天动地,张开龟嘴,大力一吸!

  嗖嗖嗖……

  顿时,水涡浮起,星海横流,巨大的吸引力从其口中发出,牵引着困住阎塔的水球,向其口中涌入,一嘴锋利的獠牙闪烁寒光,似有些开天辟地之地,对着这水球猛然一咬!

  “咔擦咔擦……”

  一道道裂缝从水球中浮现,阎塔抬头,看着庞大的玄龟张开的血盆大口,目光中终于是闪现出一丝惊恐之色,巨大的生死危机之感,在这一刻骤然爆发!

  “不!我是玄阴门阎塔,长老亲传,今日若是杀了我,你余长生也将永无宁日!”

  这一刻,阎塔惊慌了,在这死亡的威胁之下连忙出声威胁。

  “呵呵,那又如何。”

  余长生喘息着,眸光幻灭,但是不为所动。

  “别杀我,这天一神水归你,之前一切过往不究如何?”

  眼看余长生不为所动,阎塔咬牙,继续出声的同时,也没束手就擒,其也是一个狠人,深深斩下自己一臂,血液绽放,于面前不断的交织,最终凝聚为一朵偌大的血色彼岸花,将其包裹于内,散发无量血劫,惊人的波动荡漾。

  “晚了。”

  余长生目光冰冷,下一刻,玄龟大嘴合上,其水国无量劫形成的水球破碎,其中蕴含的一切,也在这破碎撕裂之意之下,全然尤其水滴一般,被一滴滴的分开,撕碎。

  阎塔惊恐,面前的彼岸花在这巨力之下,仅仅也只是一滞,最终就一寸寸的解开,暴露其身躯,下一瞬,身体就也随着这撕裂的水流,点点磨灭,消散世间。

  “噗噗……”

  余长生猛然趴倒在地,赤炼狱龙,彩星鹿,金翅大雕陷入昏迷,化为一道流光召回内景,而玄龟身躯也再次缩到正常大小,原本凌天的气势恢复萎靡,抬头看着余长生一眼,身躯流动中将其托在龟背之上。

  “总算是结束了……”

  感受着体内枯竭的修为,余长生脸上露出一丝疲倦之色,再次吞服下一颗丹药之后,趴到玄龟背上,剧烈的喘息着。

  “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强行召唤四只灵兽,消耗太太,坚持不了多久的,特别是以我的层次,还有你那条赤炼狱龙层次也不低,对你来说,负担很重。”

  玄龟回头,撇了一眼余长生,淡淡开口,张嘴一吐,一个储物袋喷出,扔给了余长生。

  正是阎塔的储物袋,

  “这上面的印记被我磨灭了,放心吧。”

  “多谢前辈。”余长生感激开口,艰难的拱手说道。

  “不必,这一次也算是侥幸,若不是在这汇水山中,我占据优势,还真不一定是这小子的对手,你也是,赶紧突破金丹,若不然,我受限于你,一身实力都发挥不了多少,两个技能就要把你全部抽光,憋屈。”

  玄龟摇头,嗡声开口,语气有些幽怨之感。

  余长生闻言,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不知道该怎么说。

  确实得赶紧提升修为,从玄龟出场,不算上领域的话,一共也就发动了两个技能,一个是水国无量劫,一个是碎渊,就已然将自己和三只灵兽完全抽干,这还是在这深水之中,玄龟有着外力补充的情况下。

  感受着空虚的身体,余长生无奈摇头一笑,轻轻颔首点头,将阎塔的储物袋收起,也没有忙于打开看看,目光一转,落在那幽暗之中,散发七色之光的天一神水。

  这天一神水不愧是无上宝物,哪怕方才余长生和阎塔的战斗怎样声势惊天,但是却也没有一点损坏,仍旧烨烨生辉。

  “也多亏了这阎塔了,免得我们还要多费一番苦力去磨灭这天一神水的本能防护。”

  玄龟呵呵一笑,张嘴一吸,下一刻天一神水被牵引着,缓慢向起飞来。

  随着其动,四周的水流也骤然一转,按照天一神水的方向奔腾而来,不断的冲击在玄龟身上,不过玄龟坚如磐石,自然不为所动。

  “这就是天一神水嘛。”

  余长生目光好奇,轻轻的点在其上,刹那,七色水光爆发,不过却很柔和,只是闪烁,一股浩瀚之意充斥于余长生心神各处,仿佛所触摸到的,不是一滴水,而是一片汪洋,一眼看不到头。

  “先上去吧。”

  玄龟伸头,将这天一神水含在嘴里,四肢游动中,载着余长生不断向着水面浮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