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各方博弈_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笔趣阁 > 苟在宗门御兽修仙 > 第303章 各方博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3章 各方博弈

  暗流,这个组织由来已久,具体创建时间已不可查,一开始只是在暗中发展,负责接一些阴暗而见不得人的生意。

  如此,不知道多少年过去,直到最近这些年,这才越发行事肆无忌惮,其不断积累发展的势力,也逐渐浮出水面,被世人所知,让人重视。

  “这些年,无论暗流是否和玄阴门有所联系,但是暗流所明里暗里收到的利益,怕是一个天文数量,已经让很多势力眼红的同时,甚至恐惧……”

  “这一次,总的来说,无论玄阴门的选择是什么,这一场关于暗流的剿灭行动,必然不可能轻易结束。”

  “尤其是其竟然修炼邪恶功法,丧心病狂,那么,就更留不得你了。”

  这些事情,余长生能想明白,那么其余各宗高层,自然是更加清楚,于是乎,虽然还有不少宗门选择观望,但是其余宗门的动作,也越发强烈,一道道围杀暗流的任务,被其发布出去。

  武洲之内,风云变幻,忽然一片萧杀之色,各宗齐齐行动,风云变色之中,混乱,也随之而起。

  ……

  而余长生这里,再想清楚这里事情之后,轻轻吐出一口气,摇摇头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罢了,这些事情,局势变化啥的,对我而言还是太遥远了,我只是一个金丹都还没到达的筑基,宗门怎么决定,高层之间的博弈,也不是我所能参与的。”

  “我能做到的,就是在这之中,尽量的保护自己。以及守护好我的家人,朋友。”

  余长生喃喃自语,嘀咕之中,看着手中传讯玉筒之中的内容,眼神微眯。

  “想不到,皓月城内,居然还是暗流的一个小据点,这种毒瘤,放任不管的话,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威胁不小。”

  通讯玉筒内,是余长生所接下的围杀暗流的一个任务,倒不是说余长生必须得去,只是此事,涉及到了皓月城,而皓月城又是余家的大本营,对此,余长生自然关注。

  “不过,最高首领也才金丹初期,以我如今的实力,倒是没啥危险,也罢,去将此事处理好的同时,也顺路会余家看看,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去看望了。”

  “保险起见,再找两个帮手吧。”

  沉思了一下之后,余长生也不定由于,给张天文和李明翰发了个消息后,等待起来。

  “皓月城斩杀暗流修士,最高修为金丹初期,我有把握对付,其余的都是筑基,需要你们帮忙拖住,没有太太危险,去不去?”

  这件事,虽然说余长生自己一个人能处理完毕,但是带上张天文和李明翰,显然更加保险,除此之外,余长生也还有其他的考虑。

  如今,在整个宗门上千名修士都动员,去行动灭杀各种暗流修士的情况之下,张天文李明翰这边,作为内门弟子中的翘楚,自然更为受人瞩目。

  若是无动于衷,或者接下的斩杀任务过于轻松,多多少少都会引发其余弟子的不满或者议论,而如今,三人一起去剿灭一个有金丹修士坐镇的暗流据点,有着余长生的坐镇,既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也很好的做了一个表率,总有鼓舞气氛的作用。

  不多时,通讯玉筒一震,李明翰和张天文齐齐传来消息。

  “去!正好为王定胜师弟报仇雪恨,暗流这种人神共愤的组织,早就该覆灭了!”

  这是张天文所发来的消息,字里行间之中,带着忿恨和坚决,不过余长生还感受到了其他的含义。

  “哦哦?又来事了?去,怎么可能不去,早就觉得无聊了,还是一起出去冒险刺激,不过长生你可是要好好的保护好我哦,嘿嘿,求抱大腿!”

  这是李明翰的消息,有些不正经中透露着调皮。

  感知了一下传讯玉筒内的消息以后,余长生微微一笑,摇摇头中再次传讯。

  “那好,休整一晚,明天早上辰时,宗门门口集合,一同出发。”

  至于沈星辰那边,余长生并没有去打扰,上次的汇水山之行,让其本命法宝自爆,一身实力受损严重,还在休养之中。

  不过玄阴毒魂蛛的尸体和金鼎阴铁,再加上还有张天文的其他补偿,也足够对方重新打造出下把超过龙鸣剑的法宝了,如今,对方应该也还在忙活着这件事情。

  毕竟,一个剑修,有没有剑,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因此余长生这次行动并没有去告诉对方。

  几人之间,有了上次的汇水山行,也算是是一起同生共死,关系倒是密切不少,联系更多。

  “好的,明天早上见。”

  收到确定的消息之后,余长生也不耽误,起身前往魏老住所,说明了一下之后,魏老也没有拒绝,摆手中让其放心离去了。

  时间流逝,次日。

  张天文的飞舟之上,余长生,李明翰和张天文三人齐聚,一边举杯共饮,向着皓月城飞去。

  “这一次还是麻烦两位师兄弟,随我一起了。”

  余长生看着张天文,抬起酒杯,对着两人一举,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逝,说道。

  “这有啥的,再说了,有你们两在,我就负责混贡献点就是了,还能丰富我的战绩,多好。”

  李明翰嘿嘿一笑,一饮而下,嘟着嘴如此说道。

  “哪里来的麻烦,”张天文摇摇头,神色之中闪过愤恨之色,一口喝下,目露寒光说道,“暗流这个组织,也早该覆灭了,上次在汇水山没有杀够,这一次,就用他们的人头,提到王定胜的坟前祭奠吧!”

  “是的,”余长生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微微犹豫了一下,安慰道,“张师兄也别太过愧疚了,有多少悲愤都在这一次,一次性的杀个够吧!”

  “嗯,自当如此!”张天文重重点头,又喝下一大杯灵酒。

  “除此之外,还要恭贺张师兄你啊,恭喜恢复八层灵台,天骄名义,实至名归!”

  余长生面带笑容,感受着张天文体内隐隐散发出来的八层灵台之影,举杯说道。

  “只是侥幸罢了,有了雏形,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可彻底凝实。”

  张天文摇头说道,说道这里,脸上也不免浮现一丝笑容。

  恢复八层灵台,对于张天文来说意义非凡,意味着这么多年来,其的努力都没有白费,筑基灵台之间,每相差一层都是天差地别。

  八层灵台结丹,和七层灵台结丹,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李明翰听着两人的交谈,目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转而看向余长生,张嘴想要说一些什么,最终却又沉闷下来,一句未说。

  皓月城,距离万象宗并不算远,因此哪怕几人没有刻意去赶路,但是灵舟飞行了一天时间之后,在第二天的傍晚,在附近的地方,三人就下了灵舟,换为步行进城,以免引发骚动。

  “这里就是皓月城了……”

  余长生走在城内,看着略有熟悉的这一幕,轻声说道。

  “这里就是长生你的家乡了吧?”李明翰摇摇头,收回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好奇问道。

  “是的,”余长生点点头,目光环视,指着东边,说道,“那边,就是我余家府邸。”

  “哦哦,那咱们先去你家看看还是?”

  张天文同样询问道,既然皓月城是余长生的地盘,到了这里,一切行动自然是以余长生为主,并且……

  张天文心里嘀咕,有些琢磨不透,现在余长生的实力,怕是三人之中最强了吧?哪怕自己已经恢复八层灵台了,却还是看不透余长生的修为……

  唯一的解释,要么是对方有很深的隐秘之法,那么,对方的修为比自己高,更何况,凭借着灵台之间的威压,他能隐隐感受到,余长生体内的灵台,似还要在自己之上……

  自己已经是八层灵台,而如果自己的感受没有出错的话……想到这,张天文暗自咽下一口唾沫,心里被自己的猜测有些震惊到了,摇摇头,于是乎将这个念头压下。

  “先去余家嘛……”余长生闻言陷入沉吟,半响以后摇摇头说道,“罢了,先把事情处理完后再说吧,以免咱们去余家造成动静,惊扰了暗流之人,那就不好了。”

  现在,万象宗内都在猎杀暗流之人,其可以说是成为了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的存在,而如今,自己在万象宗内也算是风云人物,可以想象的是,余家估计也被监视着。

  自己几人暗中到来,若是直接去了余家,难免会被注意到,到时候引发什么额外的事情,这不是余长生想要看到的。

  “也是。”张天文想了想,也是这个样子。

  “嗯,”余长生点点头,缓缓呼出一口气,紧接着,神念一动,顿时浩瀚的神识以余长生为中心,向着全城覆盖而去,越过吵闹的人群。

  “嗯?”

  张天文似有所感,挑眉看着余长生,眼中流落出一丝震惊之色。

  “好庞大的神识,这家伙,怎么修炼的……”

  李明翰咽下一口唾沫,眼神惊愕。两人距离余长生很近,并且灵觉都十分灵敏,因此对于余长生此刻展现出来的神念,感知也最清晰,故而最震惊。

  庞大,不可揣度,带着浩瀚无限之意,仿佛一个念头,就能卷动汪洋大海……这些特性,自然都是天一神水所带来的,极大的增强了余长生神识的韧性。

  简单来说,就是同等境界之下神识,若是发生碰撞,余长生的神识,打击的会更有力,更锋利,其道理,就宛若同等质量的棉花和铁剑,两种差距,一目了然。

  “找到了。”

  半响,余长生双目开瞌,一抹精芒闪过。

  “这群家伙,动作还挺快,看来,得尽快斩杀,留不得了。”

  余长生呢喃说道,深深呼出一口气,目中杀机,毫不掩饰。

  “找到暗流之人了?”

  张天文神色一震,问道。

  “嗯,”余长生点点头,“对方还在皓月城内,最强者一个金丹初期,其余三个只是筑基,金丹交给我,剩下的不足为虑。”

  “好。”张天文闻言,深深的看了余长生一眼,却没有异议。

  另一边,距离余家府邸不远的一处暗巷之内,巷子角的房间,四道阴暗的身影蛰伏着,各自沉默,唯有房屋中间的点点烛火,摇晃中不断散发火光。

  好半响,四人之中的陈庚沙哑开口:

  “如今,外界风云变幻,整个武洲都在对我们进行劫杀,我们藏身在这里,也不算安全,再过两天,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咱们各自分开,目标分散了,生死也各安天命。”

  其余三人沉默,只是点点头对着陈庚一拜,四人之中,唯有陈庚是金丹修士,他们也已此为首。

  “你们都是暗流的中流砥柱啊,等此劫过去,我会申请总部,提拔你们的级别,提高你的俸禄和资源倾斜的。”

  陈庚抬头,看着面前三人,眼神有些唏嘘和愤然。

  暗流,做个一个庞大的组织,哪怕此处只是一个分据点,按理说自然也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人,只不过东窗事发之后,暗流之内可以说是人心惶惶。

  大多数修为低微之人,选择了离去,又有一部分人,遭到了劫杀,陨落,最终,死的死,留得留,本就只是一个小据点,最终剩下的,也只有面前的三人和自己了。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对视一笑,脸上浮现一丝激动之色,低头抱拳对着陈庚一拜,低声道:“多谢大人,誓死属于暗流!”

  “嗯,你们都不错。”

  陈庚满意的点点头,呼出一口气,感受着体内激荡的修为,内心稍安。

  “在这皓月城之内,只要不暴露了,小心一些,过了这段时间,应该也就没关系了……”

  陈庚心里喃喃自语,他没注意到的是,其面前三人,低着的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的一丝恐惧之色。

  东窗事发之后,他们不是没想过暗中逃走,只是那些逃走之人,下场却都无一例外,最终都成为了陈庚修为的一部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