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贵圈真乱_斗罗:这有一把喷子,我没开玩笑
笔趣阁 > 斗罗:这有一把喷子,我没开玩笑 > 第39章 贵圈真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贵圈真乱

  第39章贵圈真乱

  楚良开发出狂龙和超度者之后,感觉这两件武器对付封号斗罗以下的存在简直就是神器,尤其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或许一些特殊的武魂能对抗也说不定,但他还是觉得不太保险,索性又捣鼓了不少东西。

  通讯魂导器、探测魂导器、遥控炸弹、限制器、干扰器等等。

  这些东西几乎已经足够确保他成长起来之前拥有相当程度的自保之力。

  对付真正的顶尖强者或许还差了不少,但用来过渡却已经足够了。

  “曼依奶奶,等一下。”

  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楚良也看到了警告自己的身影,竟然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面前不足三米的位置,心中一寒。

  封号斗罗!

  毋庸置疑,眼前这个老太婆是一个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

  楚良看向从庄园城堡内走出的维娜公主,眉头一皱,这位小公主如今也就十岁吧?

  可见天魂帝国皇帝对这位公主殿下的宠爱,给皇子配的侍卫是魂圣,这位公主殿下却是封号斗罗。

  当然,也不乏这位封号斗罗愿意的因素。

  “丫头,这小子危险!”

  “没事的,曼依奶奶。”

  维娜公主走到十米左右的位置,双手托起裙摆,行了一个贵族的礼仪,说道:“我相信这位史莱克学院的天才不会对我动手。”

  “那可不一定。”楚良露出邪笑,看着这位小小年纪就有了一国公主气度的小丫头,说道:“像你这么可爱的公主殿下,用粉色的麻袋装应该比较合适吧?”

  “放肆!”

  悄无声息走到维娜公主身旁的封号斗罗大怒,恐怖的气息再次释放出来,楚良呼吸一滞,但依旧面不改色。

  他身上的精神防御魂导器和无敌护罩同时亮了起来。

  “您说笑了。”维娜公主看起来还有些娇憨的粉嫩脸蛋上多了一抹微红,笑着回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喜欢自己走。”

  “颜色不喜欢么?那用金色的吧。”

  “呵呵……”

  毕竟还小,维娜此时被楚良的脑回路绕的有些晕,这到底是什么啊!?

  双方陷入僵持,玲玲和马小桃此时也赶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名中年男子,从身上的装着来看,非富即贵。

  楚良还在和维娜公主探讨用什么颜色的麻袋,中年先是对那为曼依奶奶点头致意,随后才看向楚良说道:“阁下是楚良吧?史莱克学院的内院学员,久仰了。”

  “真墨迹啊。”

  楚良用枪口一转,指向二皇子,顿时,一股液体从这位天魂帝国的皇子殿下脚下流了出来。

  “等等!”

  “楚良住手!”

  在场众人脸色大变,曼依奶奶脸色也变了,中年这才抬手道:“我是司徒空,天魂帝国公爵,司徒家的家主。这件事都是误会,我已经了解始末,我以公爵的身份担保你们可以安全离开这里,还请放了皇子殿下。”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

  把手中的枪一收,楚良直接走到了马小桃身边,武魂也收了回去,双手放在脑后。

  “拿下!”谁知此时司徒空突然变脸,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两名魂师,速度奇快,直接控制住了楚良。

  连带着马小桃也被控制了起来。

  “爹!你做什么!?他们是我的朋友!”玲玲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父亲。

  “哼。”

  司徒空脸色阴沉,一指满地的血污和倒在地上的二皇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女儿怒道:“看看伱带回来的麻烦,他就是史莱克学院的弟子又如何?公然在皇宫内威胁一位皇子的性命,今日要是让他安然离开,我们司徒家在天魂帝国该如何自处!?”

  “我,可是二皇子他……”被自己的父亲严厉斥责,玲玲眼中泛起泪花,声音哽咽。

  “这门亲事我确实答应了二皇子殿下。”

  “爹!”如黄鹂泣血,玲玲此刻的声音已经满是绝望,跪在了地上。

  然而纵使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绝望,司徒空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向维娜公主微微行礼,随后皱眉看向二皇子。

  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身后,将玲玲扶了起来。

  “啧啧,你不会是捡来的吧?这老头是你亲爹?还是你从哪捡的他?”

  “什么!?”司徒空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去,正好看到维娜破涕为笑的一幕。

  “噗……”司徒玲玲也笑了出来,不过哀莫大于心死,此刻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活泼。

  “我史莱克学院的内院学员,什么时候轮到你区区一个天魂帝国的公爵决定亲事了?嗝~”

  鸡腿,酒壶,乱糟糟的头发,一名外表平平无奇的老者悄无声息的站在了马小桃身旁,司徒家的两名侍卫此刻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啃了一口汁水四溢的鸡腿,玄老看了眼曼依婆婆,这位封号斗罗此刻竟满头冷汗,大气都不敢喘!

  恭敬的行礼道:“见过玄老。”

  “曼依,不用客气,你也算是和我一个时代的人了,倒是这个小辈,我倒是要好好问问怎么回事?”此时玄老手中的鸡腿只剩下了鸡骨头,顺势指着司徒家主,问道:“说说看,你答应了这位二皇子殿下什么?”

  “我……”

  司徒空这才发现,此刻自己竟连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不是被压制,而是感受到那种仿佛一只蝼蚁面对巨龙的恐怖压迫之下,灵魂都在颤栗着,仿佛被冻结,又如何开得了口!

  “玄子,久违了。”

  “哦?”

  突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声音到达的时候,一个身影也站在了玄老面前,玄老脸色一变。

  看着出现的绿色身影,沉声道:“毒不死,想不到你也在这里?”

  “你能在,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哼。”

  鹰隼般的目光扫过四周,毒不死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大人!他们袭击本殿下,快把他们拿下!”二皇子似乎是此刻才回过神,看到毒不死之后,立刻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起来,指着楚良等人。

  楚良回以一个微笑,顿时,这位刚刚回过神的二皇子殿下如同受惊的兔子,哑火了。

  “玄老,玲玲心情不太好,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玄老摆了摆手,哪怕面对毒不死,他也不会畏惧,双方半斤八两而已。

  “慢着。”谁知此时毒不死却看向了楚良,沉声道:“小子,把你手里威力极大的魂导器留下,那是凶器。”

  正带着司徒玲玲和马小桃准备离开的楚良闻言停下了脚步,随后转头一脸微笑的看着毒不死道:“前辈,何不把您的脑子留下,毒入脑髓,可留不得。”

  寂静……

  “噗!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

  毒不死怀疑自己听错了,直到玄老发出大笑,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如同吃了屎一样,彻底阴沉了下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