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唯一存活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笔趣阁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20章 唯一存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唯一存活

  第20章唯一存活

  窗外月明星稀,微风拂动,树叶互相撞击的沙沙声,带着欢快的节奏,却又扰人清梦。

  这一切在周莹莹说完话后,全都消失无踪,只剩下凝固的空气和压抑的杀气在房间回荡。

  胖橘趴在地毯上,瑟瑟发抖,柔顺的毛发紧紧贴着身子,整个猫像是干尸一般,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顾生双手垂在身侧,看着那鲜艳的指甲刺进自己胸前肌肉,感受着对方带给自己的刺痛。

  一点鲜红在他衣服上晕开,不大,但很刺眼。

  “亲爱的,你要去我房间,把那个东西取过来吗?”周莹莹依旧在笑,但那笑容很冷。

  冷到顾生不停颤抖,却不敢乱动,只能强装着面无表情,“你确定要找到它?

  “你知道吗?人的耐心是有限的,尤其是女人,她会很喜欢一件东西,但是讨厌的时候,却一眼都不能见到。”

  顾生身上的颤抖停止了,不是他不害怕了,而是被吓到另一种境界了。

  周莹莹说话的时候,身后影子缓缓长大,明明是稳定的灯光,可是影子却飘忽不定,似乎在周边伸出了六个长条阴影,均匀的分布在身体两侧。

  从阴影出现后,空气中也多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小女孩在神经质的发笑,又像是有生物在尽情咀嚼进食。

  “我刚才见到了发疯的陈涛。”顾生的声音平淡而又压抑。

  周莹莹身后的阴影一滞,然后精致的头颅抬起,咯咯尖笑了起来。

  顾生利用仅存的体力,发动了技能,一颗心也沉到了深渊。

  【暴食者:周莹莹被激怒后的特殊状态,此时的她无比饥饿,千万不要试图再次激怒她,否则伱会知道什么是看着自己被嚼碎。】

  “亲爱的,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点,你诱惑我跟那些富豪搭上线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语气,真是冷漠而又扭曲啊。”

  周莹莹自顾自说着,房间中凝固的空气缓缓流动了起来,窗外又传来了风声,带起了沙沙树叶声。

  顾生心跳落了几拍,按照周莹莹的说法,他现在的表现跟之前没有多大的区别,除了对男女之事变得别扭。

  可是这两个顾生却不是同一个人,而是两个世界的相同名字。

  周莹莹把指甲上的血迹,放到唇边,尽数吸进了嘴里,闭着眼回味了几分钟,才晃动着柳腰,往前走了两步,

  正当顾生松口气的时候,却又看到对方突然停下,然后扭头露出了沾染着血液的尖锐牙齿。

  “亲爱的,这里只有我不想让你丧命,但是其他人可就不见得了。”

  说完,她就上床休息了。

  顾生捂着腰,扶着墙,走一步倒吸一下冷气,短短两三米,七八分钟后他才摸到床沿。

  虽然试探出了周莹莹的底线,可是顾生依旧心里没底,无他,因为他的身体受伤太严重。

  刺痛的腰肢,僵硬的双腿,这些都让他差不多成了个残废,要是能休息两天,或许能好一些。

  可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也是他准备实施自己逃脱计划的时候。

  胖橘也有些萎靡不振,他强行喷血唤醒顾生,也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

  即使是这样,它还是爬到顾生耳边,小爪子不停在旁边的电话上按着,试图在向他传递什么消息。

  顾生头疼的看着电话,郁闷道:“胖橘不要闹了,我现在疼得要死。”

  胖橘非但不听,反倒是继续自己的动作,直到周莹莹扭过头,瞪了它一眼,才停下小爪子,委屈的把头窝进顾生怀里。

  顾生身上疼痛难耐,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最后没办法,只能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看了看身边熟睡的胖橘,又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周莹莹,像是想到了什么,感觉了下身上的状态,朝着玲珑曲线重新发动了技能。

  【压抑着暴食欲望的黑寡妇:每当夜晚到来,周莹莹总是会饥饿难捱,只有肉食才平复她心中的欲望。】

  这两天,顾生每天都要用寿命给周莹莹换肉吃,而每次吃完后,她似乎就能平静下来,不再那么烦躁。

  “或许,小芹的提议,是个不错的选择。”顾生摩挲着手中金卡上的444三个数字。

  ……

  一连串的变故,让直播间众人应接不暇,从开始顾生即将要逃出酒店,再到后来人们发现顾生秘密,然后是周莹莹的那些话。

  这些都像大山一样,压在众人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来气。

  “他为什么不跑出去,搏一搏说不定就能出去了,一点都比不上鹰酱的约翰爸爸。”

  “楼上自动挡的时候,把脑子也喷出去了?那很明显是个陷阱。”

  “大哥,别跟一楼生气,你看看他的地址,这就是个串,没看到顾生出事,过来发泄不满了。”

  直播间众人吵个不停,鹰酱的选手约翰,却趁着黑夜,偷偷溜出了房门,他同样选择了探索二楼,不过却是在午夜之后。

  约翰也发现了那些笔记,但没有遭到追杀,反而是探索出了逃生通道的规则。

  只不过,在他即将离开二楼的时候,碰到了保洁员,他知道对方不好惹,只想着赶紧撤退,好能继续第二天的事情。

  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脖子上的身份牌忽然自己烧成了灰烬。

  “客人,乱扔垃圾不是个好习惯。”

  “客人,不能随意盗窃他人财物。”

  一个阴森沙哑的老女人声,和一个没有任何起伏的男声同时响起,然后保洁员和保安的身影出现在了楼道两端。

  约翰试图冲破两人的封锁,不过,他刚抬起脚,屏幕就黑了下去,然后就是低沉的撕扯声响起。

  人们透过黑暗,似乎能看到两个身影蹲在地上,用力抓起什么东西正往嘴里送,在最远处,还有个浑身淌血的高大身影矗立在电梯口。

  随着约翰的死亡,地球上被抽取所有选手,只剩下了顾生还活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