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现做的血片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笔趣阁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33章 现做的血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现做的血片

  第33章现做的血片

  黑色的字迹,犹如厉鬼脸庞,映得顾生脸色青黑一片。

  他本以为逃出了酒店,就能彻底跟周莹莹等人说再见,现在却突然出现了这封犹如死亡笔记般的信件。

  让他知道,他想得太天真了。

  再加上早晨在餐厅发生的事情,顾生笼罩在阴霾之下,大口喘着粗气,还是觉得胸口异常沉闷。

  沉默良久,他还是选择拿起了信件,在怪谈世界,很多时候,厄运的到来不会随着你的躲避而离开,只会降临得更加凶猛。

  随着黄色信封的打开,玫瑰花香气更加浓郁,洁白的信纸上,只有一行血色大字。

  【你逃不了!】

  信纸很厚,笔锋依旧穿透,把背面同样沾染上了鲜血。

  顾生能想象出来,写这封信的时候,周莹莹狰狞的面目和挥舞的触手,以及被她搅动的无边阴影。

  “咔哒!”

  病房的门突然间打开了,李东林和另一位病友一起走了回来,只不过他们身上都带着零星血迹。

  尤其是李东林咀嚼的嘴巴,顾生从偶尔张开的缝隙中,似乎还能看到夹杂着血水的肉丝。

  两人对顾生笑了笑,径直躺回了自己床上。

  他们的床都隔着一个空位,床周边都是些破鞋烂盆之类的垃圾,他们似乎是故意把这些东西放在周围,如同在防备什么。

  顾生背对着两人,脸色僵硬,他从两人的笑容中没有看到丝毫友善,而是看到了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贪婪。

  ……

  地球上,无数人守在直播间,看着那阴影森森,几乎接收不到阳光的病房楼,都不禁打个冷颤。

  从怪谈世界出现以来,医院一直是最常见的场景,但常见不意味着简单,相反,医院这个场景,很少有人能坚持得长久。

  有人甚至第一晚都熬不过去。

  不过现在大家依旧将视线放在顾生这里,除了他是第一个通关的人之外,还因为只有他在食堂差点丢了命,其他人都平安无事。

  “顾生摊上大麻烦了,他的副本跟其他人的,明显不一样。”

  “看来通关也不是什么好事,你没看到么,那两个男人简直是要吃了他一样,我他喵的都听见吞口水声了。”

  “我曹,伱们快看二毛那边的人。”

  不用这人提醒,众人早就将镜头转了过去。

  这次二毛的选手有些暴躁,尤其是吃了白色药片之后,更是双眼通红,一副随时找人干一架的状态。

  在李东林朝他投去贪婪的视线后,二毛选手瞬间炸了,高声骂了句。

  然后,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子平和那个吓人护士瞬间出现,直接把他控制住。

  “带去单人病房。”

  周子平带着狰狞笑容,随后跟了进去,紧接着就是凄厉的惨叫声传出来,带着碎肉的手指突兀的从房间飞出,落在洁白地板上。

  新一轮赌局还没开始,已经有人失去了参赛资格。

  地球上众人集体失了声,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怪谈世界所说的提升到底有多恐怖。

  一声喝骂竟然就能丢掉性命。

  ……

  顾生自然不知道这些,他正满脸阴云的抓着手中纸条。

  就在刚刚,他调整枕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下面有东西。

  【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新来的……】

  同时随着顾生技能的发动,纸条本身的信息也显现了出来。

  【前辈的忠告:曾经有人也在这张床上躺着,可惜他消失了,只留下了这张用性命换来的纸条。】

  顾生苦笑一声,他也不想跟别人说,可是周子平搞得现在是个人都知道自己是新来的。

  此时那个狰狞的护士端着盘子从门外经过,上面盛放着黄褐色的输液器,看起来颇为老旧。

  【过期的药液:你猜药液过期,是药效不足还是药劲更大?】

  护士走进了正对着顾生病房的单间。

  顾生从开门的缝隙中看到,那里似乎非常豪华,甚至还有电视的声音传出来。

  “啊……”

  时间不长,顾生就听到单间里传来了尖锐且凄厉的惨叫声。

  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眸子的恐惧怎么都消退不了,这个声音他昨晚刚听过,就是那个一开始问自己是不是医生的人。

  惨叫声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护士出来,声音才逐渐低了下去,此时护士手中已经没有了输液盘,而是带着十几袋鲜红血浆。

  “嘎嘎嘎,血……新鲜的血液,今天中午又有口福了。”李东林突然凑到顾生身边说道。

  顾生身子一抖,扭头看向这疑似主任的家伙,只见此时他正站在地上,披着白色床单,两只手不停在空中不停抖动。

  看到这熟悉的动作,顾生很快明白过来,这是在给病人问诊,那些动作也是些查体动作。

  不过搭配上李东林癫狂的面容,顾生反倒觉得对方在挑挑拣拣,挑选哪块肉最合适做饭。

  而另一个男人看起来正常了很多,双手不停在身上划着十字,嘴里念叨着:“主保佑我……”

  要是此时这人穿身基督教袍的话,任谁看到也得说,这是个虔诚的教徒。

  顾生正在打量基督教徒的时候,对方突然睁开了眼睛,朝顾生看了过来,深邃眸子里带着压抑的情绪。

  “你很没有礼貌。”基督教徒道。

  顾生讪笑一声,急忙道:“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见到祈祷的基督教徒。”

  “没关系,主教导我们要宽容。”基督教徒画了个十字道:“给你个忠告,在这个地方千万不要承认自己是医生,否则后果你也看到了。”

  李东来倏地扭过头来,“谁是医生,快,快点承认,我要吃肉,我要吃香喷喷的烤肉,滋啦冒油的水煮肉片……”

  李东林疯癫的声音在病房回荡,与此同时,还有清脆响锣声响起。

  顾生低头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十一点半,正是午饭的开始时间。

  三人中,除了李东林依旧疯了一样冲出去,基督教徒却并不着急,甚至还有些故意磨蹭,似乎比较抗拒中午饭一样。

  “当!”

  响锣又被人敲响了,这次声音更大,更急促。

  基督教徒看了顾生一眼,临出门的时候,低声道:“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去吃血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