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专属笔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笔趣阁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36章 专属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专属笔

  第36章专属笔

  顾生赶紧闭上眼睛,不敢跟对方对视,把身子往饮水机后面,缩得更紧了些。

  血衣人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直勾勾盯着饮水机,半天不发出声响。

  “咚!”

  一声巨响,在顾生耳边炸开,他差点惊叫出声,幸亏身后的孙德龙死死按在他手背上,才勉强没有发出声音。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巨响传来,顾生明显能感受到身前饮水机上的震动。

  血衣人敲击了七八下后,嘟囔了一句,机械的转过身,抓着手中半具尸体的脚踝,继续往前走,直到接近白墙时,才停下。

  他似乎是不放心一样,又扭过头来盯着饮水机看了几分钟,才缓缓消失在墙壁中。

  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后,顾生依旧在耐心等待,直到黑暗中只剩下他和孙德龙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才敢缓缓睁开眼睛。

  他抬起头,确定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才龇牙咧嘴的钻出了饮水机后面。

  他身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水痕,衣服下的皮肤更是火辣辣生疼,他不用看都知道,那里肯定已经又红又肿了。

  顾不上身上的异状,顾生抓着孙德龙的肩膀,咽了咽口水问道:“那是什么?为什么他手上会有尸体,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孙德龙十分淡然,挣脱顾生的手,沉稳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那就是医生,这里当然就是消失的那栋楼了。”

  “消失的那栋楼……”

  顾生颓然放下手臂,脸上阴晴不定,惊惧的看着那黑暗的走廊,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冷。

  规则中说过,千万不要进入这栋楼,而现在他已经踏了进来。

  孙德龙像是知道顾生的想法,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血迹,低声道:“放心吧,你进不去的,走到这里就是尽头了,想往前面走,除非你有密码。”

  “这里有门?”

  顾生低声问了句,却没有得到答复,孙德龙的身子已经穿过了白墙。

  他打了个寒蝉,扭头看了眼黑暗的走廊,赶紧避过血迹往外面走,临出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尽头有什么东西眨动了下,但再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二楼的走廊异常干净,似乎刚才的事情,都是顾生的幻觉,可是身上的刺痛却在提示他,那不是。

  趁着楼道没有病人,顾生快走两步跟上孙德龙,两人很快消失在了电梯处。

  到了四楼后,顾生只想快点回房间,似乎只有那里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孙德龙在进门时,忽然停下了脚步,低着头道:“忘掉刚才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李东林。”

  看到顾生点头,他继续叮嘱:“还有,伱晚上有小心点,李东林快要到极限了。”

  说完,他没给顾生任何发问的机会,快步进了房间。

  顾生不知道这些话什么意思,但是他很清楚一点,李东林不可信,自己一定要提防那家伙。

  他刚想进房间的时候,突然被冰冷的声音叫住了。

  “顾生,过来签字!”

  顾生扭头对上了护士那张可怖的脸,只觉得,对方身上的衣服隐隐发红,似乎有莫名的血腥气环绕在鼻尖。

  在护士脸上带上了不耐烦时,顾生接过了笔,低头认真阅读起了纸上的东西。

  白纸上密密麻麻记录着顾生的信息,尤其是在病史那块,足足写了七八行,什么头痛、感冒、流鼻涕之类他从没有得过的病,全都出现在了上面。

  “把你名字写在这里。”护士死死盯着顾生手,指着角落的一处空白。

  顾生犹豫了片刻,在对方眸子通红的时候,终于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他名字写完的刹那,护士飞快从顾生手中把笔夺了回去,然后收起那张病历单,像是防贼似的将其锁到了桌子下面的抽屉中。

  “赶紧走开!”护士脸上的瘢痕像是活了过来,在昏暗的黄色灯光下,异常可怖。

  顾生转身就走进了病房,眼中充满了思索之色。

  【护士的专属笔:每个护士都有专属于自己的签字笔,她们宁可丢掉性命,也不能丢掉代表身份的签字笔。】

  顾生知道在医院,签字笔总是很宝贵,可是按照技能给出的提示,这东西的珍贵程度有些过分了,除非那东西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作用。

  “嘿嘿嘿……血,我闻到了血的味道……”李东来趴在门上,脸使劲挤着玻璃,黑黄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看起来像是护食的恶犬。

  顾生用力推开门,才把李东林挤开。

  李东林不停皱着鼻子,嘴里流着哈喇子,低声吼道:“给我血,你身上肯定有,让我咬一口,就咬一口就行……”

  顾生没搭理这个疯子,往床上一趟,盖上被子,等着晚饭的锣声响起,刚才他进来的时候瞅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

  躺在病床上,顾生反复回想今天的事情,直播间的其他人却在疯狂对比顾生和其他选手的差距。

  由于没有早餐的事情,其他选手都是该怎么吃就怎么吃,他们同样得到了李东林的挑衅,但绝大多数人都做出了顾生一样的选择。

  毕竟情况还不明了,大家都不敢贸然出手,唯独白象的选手,有些与众不同。

  白象这次的选手,在当地是个尊贵的高种姓,平日里低种姓的人看他一眼,就要受到惩罚,更何况是被人泼了一身菜汤。

  “下贱的黄皮猴子,你这是亵渎,现在趴下用你肮脏的舌头,把我脚上的东西舔干净……”

  白象选手说完后,李东林忽然安静了下来,然后咧嘴一笑,露出了黑黄的牙齿,猛地扑了上去,一口咬在对方耳朵上。

  受到这种袭击,白象选手当然不干,抬手就在锤在了李东来脑袋上。

  于是,食堂中瞬间出现了周子平和几个身穿血色大衣的男子,他们带着狞笑,把白象选手按在了地上,举起带着锈迹的菜刀,猛然剁下去。

  鲜血瞬间将直播镜头淹没,只剩下接连不断的剁骨头声,以及白象选手逐渐衰弱的惨叫。

  众人在嘲讽白象国的时候,也在庆幸自家选手的谨慎,更庆幸他们国家的人不是这么二,没有在怪谈世界还保持地球上恶习的毛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