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夜间惊魂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笔趣阁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38章 夜间惊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夜间惊魂

  第38章夜间惊魂

  顾生越是这种时候,头脑反倒越是清醒,眼看着两个疯狗似的人扑了过来,他直接抱着胖橘,躲到了床下。

  医院的床虽然不结实,但也是由空心钢管组成,短时间还是能阻挡两人的攻击。

  “砰……砰!”

  震耳的响声透过深蓝色床垫,直冲顾生耳朵,下雪样的灰尘从头顶洒落,顾生根本顾不上管,只能蜷缩着身子,藏到靠墙的床头位置。

  七八分钟后,李东林和孙德龙似乎不愿意跟铁架子较劲了,而是瞪着通红的眸子,互相敌视起来。

  片刻后,两人扭打到了一起,破碎的病号服和蓝色床垫,撒得遍地都是,偶尔还能看到洒落的血滴,仿佛搏斗的不是人,而是两只发情的疯狗。

  顾生看着地上暗红色血滴,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此时他最厌恶的东西,此时竟然有些美丽,那种铁锈般的味道,像是满汉全席似的惹人流口水。

  顾生缓缓伸出手,在距离最近的血滴上擦了下,颤抖着往嘴边送去,如同一股莫名力量在驱使着他。

  “喵!”胖橘在顾生耳边轻叫了声。

  顾生瞬间醒了过来,像是躲瘟神一样,把手指间的血液在地上使劲摩擦,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欺骗自己刚才的行为。

  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斗停止了,两双通红的眸子,出现在床下,直勾勾盯着顾生。

  “你逃不了的,终有一天,你会变得跟我们一样……”

  两个冷漠又带着癫狂的声音同时响起,如同魔咒似的,紧紧把顾生缠绕住,越收越紧。

  顾生僵在原地,身子往后退了退,一只手扒着床边,另一只手抓着床腿,这是最方便他撤退的姿势。

  两双通红眸子的主人,说完话后,同时消失不见,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

  “哒……哒……哒!”

  清脆的撞击声传来,紧接着顾生看到房间中的光好像明亮了些,同时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

  “你们两个老东西还真是难缠啊!”来人在屋子中转了一圈,把碍事的垃圾随意踢到一边,“不过,伱们总有坚持不住的一天。”

  “是不是,顾医生!”周子平的脑袋,突然出现在顾生旁边,青灰色的脸上,带着密密麻麻的血点。

  顾生吓了一跳,身子猛地往后退了下,咚的一声,脑袋直接撞到床板。

  声音很大,却没有引起任何反应,只是让周子平脸上戏谑之色更浓了几分。

  “顾医生,你应该感谢我,我可是废了好大力气,才把你跟他们安排在了一个病房,你们可都是我的老师啊。”

  周子平特意在老师上加重了语气。

  看到顾生没什么表情,周子平又说:“他们的房间,可是唯一没有死过人的地方,我多么仁慈,虽然你可能会有缺胳膊少腿,但至少保住了命,不是么?”

  周子平说完这话,疯狂大笑起来。

  顾生很清楚对方为什么说这话,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他在周子平被赶出医院的时候,同样说了保住命这样的话。

  戏耍够了顾生,周子平抬脚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他突然扭头道:“顾医生,记得吃药呦,否则,你会被他们吃光的。”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顾生却久久不能回神,此时他已经逐渐明白,这白色药品的作用。

  除了能降低病人的狂躁症状外,这药品还会让人变得昏睡和嗜血。

  顾生要是没猜错的话,这药品恐怕还能在身体上留下痕迹,让血肉变得不再吸引人,否则他的血肉对李东林不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明白了这些后,顾生陷入了两难之中,吃药,会让自己性情大变,甚至跟李东林他们一样。

  不吃药,他对这些病人的吸引力,恐怕就像唐僧肉对妖怪一样。

  只是,顾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对新鲜血肉这么痴迷,除非这后面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慢慢从床下爬出来,顾生顺手捡起了不锈钢杯子,并把床上散落的病号服扫下去,顺便把视线在其他两人身上停留了几秒钟。

  要说这两人身上没有秘密,顾生死也不信。

  刚才正在生死搏斗的两人,迅速返回自己床上,紧接着周子平就过来了,顾生可是一点动静都没听见。

  他们又是怎么知道周子平过来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顾生缩进了被子中,只不过这次他不是背对着两人了,而是选择紧紧盯着他们。

  之前顾生被李东林吓得够呛,没怎么仔细观察这人,现在顾生发现李东林再怎么发疯,始终没动过他放在窗户上的那张个人照。

  那上面的李东林穿着白大褂,一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拿着个钢笔支在下巴处,看起来颇有种帅老头的感觉。

  看着照片上意气风发的李东林主任,和现在躺在床上,如同野兽似的老头,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差距。

  【记忆中的美好:做为在这里坚持最久的医生,这张照片是支持李东来生存下去,或者拾回曾经荣光的信念。】

  顾生撇撇嘴,要是这照片真有这么神奇,李东林也不会成现在这样了。

  不过他还是对提示的后一句很感兴趣,拾回曾经的荣光,是不是就意味着李东林还有重新做回医生的可能。

  抱着猜想,顾生迷迷糊糊陷入了沉睡,直到早上被一阵清脆的响锣声吵醒。

  他的身体比脑子反应快,大脑还没完全醒过来,顾生人已经到了一楼,在卖油条的窗口前排起了队。

  就算是这样,还不等轮到他,油条已经卖光了。

  顾生低着头,随便买了两个窝头,坐在椅子上啃了起来。

  你还别说,这据说是从医院建立一直传下来的秘方,就是不一样,窝头不但噎人,还有股刷锅水味,堪称整个食堂最难吃的东西。

  孙德龙不大会儿端着盘子坐在顾生身边,夹起跟油条道:“给你吃吧。”

  顾生虽然觉得窝头难吃,可是想到昨天关于油条的猜想,他迅速摇摇头,举了举手中的窝头道:“这个也挺好吃。”

  孙德龙没有继续谦让,喝了口汤,头也没抬的问道:“昨晚……我是不是差点杀了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