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夜间行动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笔趣阁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42章 夜间行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夜间行动

  第42章夜间行动

  “你这人怎么满头大汗?”李东林挠着头问道。

  顾生憋着口气,生硬的回答道:“没事。”

  李东林也没有管他,而是径直朝自己床铺走去,咚咚的脚步声像是重鼓,不断锤在顾生胸膛上,让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突然,顾生额头的冷汗流了下来,在李东林整洁床单上,有个显眼的凹陷,那是顾生刚才跪着去拿相框的痕迹。

  同时李东林也停住了脚步,脑袋缓缓扭了过来,死鱼眼样的眸子紧紧盯着顾生,嘴巴机械的咀嚼着,嘴角似乎多出了一点鲜红色。

  “你没有动我的东西吧?”

  顾生双手紧紧抱着胖橘,身子僵在原地,低垂着目光,装作面无表情道:“没有。”

  一时间,房间中死一样的寂静,只有顾生像重鼓一样的心跳声急促响起。

  李东林盯着顾生看了一分钟左右,才嘎嘣嘎嘣的拗过脖子,平淡没有感情道:“不要相信孙德龙的话。”

  说完,他重新恢复了那种疯疯癫癫的模样,嘎嘎怪笑起来,一屁股坐到了顾生跪过的痕迹上,吧唧吧唧咀嚼起来。

  顾生这时候才敢喘气,后背一片冰凉,手脚因为长时间的僵硬,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不过这些他都顾不上关心,把余光死死放在李东林身上,对方拿起了相框,翻来覆去的研究着。

  出乎顾生预料的是,李东林只是看了几眼,就把那个扔到了窗台上,抱着枕头呼呼大睡起来。

  “嘎吱!”

  房门轻响,孙德龙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径直走到床上躺下,只不过在躺下的瞬间,瞥了顾生一眼。

  顾生毫无表示,仿佛沉浸在了撸猫的乐趣中。

  房间又一次陷入了死寂,只不过这次没有那么压抑的气氛罢了。

  顾生借助撸猫的时间,仔细琢磨着刚才的信息,按照相框后面的提示,白大衣和签字笔需要找个叫张主任的人换取。

  可是张主任在哪里,换取的代价又是什么?

  对于顾生而言,更加棘手的事情是,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没病,恐怕他去告诉周子平自己没病,换来的只有能撑死人的药片。

  带着这些疑问,顾生迎上了孙德龙询问的目光。

  顾生微微点头,指了指外面,表示去外面说,随后率先起身朝楼道尽头的厕所走去。

  七八分钟后,他才等到抱着圣经的孙德龙。

  “能把你的收获告诉我吗?”孙德龙沉声问道。

  “当然,这是我们约定好的。”顾生看了看周围,继续道:“那里确实记载着恢复医生身份的方法,孙主任。”

  孙德龙没有管顾生的调侃,大眼睛死死盯着干瘦的人影,呼吸微微急促。

  顾生也没想着卖关子,继续道:“只要得到白大衣和签字笔,然后证明自己没病就行了。”

  “伱不诚实,主的光辉不会继续照耀在你身上。”孙德龙摇摇头,满脸失望。

  顾生有些着急了,忙说:“相框后面记载的就是这些东西,我没有骗你。”

  “你怎么证明自己没病?”

  “我怎么知道,我才来这里几天。”

  孙德龙沉默了,不停摩挲着脖子上的十字架,脸上表情越来越狰狞,嘴角的肌肉开始不自主的抽动起来。

  “病例!”孙德龙忽然道。

  “什么?病例,我们上哪里搞到病例?”顾生反驳道。

  孙德龙在墙上狠狠锤了一拳,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医生那里,只有从那里得到,然后让院长签字的病例才有效。”

  顾生绷着嘴唇没说话,先不说医生那里的病例得不到,就算是得到了,也没有院长给签字。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刚开始的规则就已经标注清楚了,这个医院没有院长。

  顾生陷入了死循环,想要恢复医生身份,就要找到院长签字,但是医院没有院长,那就不能证明自己没病,然后就需要继续吃药,最终把自己送到二楼。

  孙德龙最先恢复过来,出声道:“病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先把视线放到白大衣和签字笔上,你知道办公室在哪里吗?”

  顾生摇摇头,他只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具体在哪,只能继续寻找了。

  孙德龙突然停下转动十字架的动作,恶狠狠道:“去手术室,那里的人绝对知道办公室在哪。”

  顾生浑身打了个冷颤,试探道:“为什么?”

  “每次手术失败后,他们都得去办公室解释,只要跟着他们,我们绝对能找到,到时候……”

  孙德龙的话还没有说完,厕所门口突然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吃药!”

  顾生扭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护士站在了厕所门口,脸上依旧是那诡异的笑容,紫红色的瘀斑像是更大了,几乎把她整个眼睛都笼罩了进去。

  两人马上停下交谈,互相对视一眼,然后返回病房,白色药片早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

  顾生稍微迟疑,马上就看到飘过来的护士露出狰狞笑容,隐藏在瘀斑下来的眸子,似乎带着期待。

  索性,他心一横,大口把药吞进去,然后马上躺到床上睡觉。

  迷迷糊糊中,顾生感觉,有人在抓自己的腿,那人手非常大,直接把自己脚踝全都包裹住,用力往下扯着。

  “谁?”

  顾生猛地坐起来,看到孙德龙把手指放到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姿势。

  他的脸色十分狰狞,嘴角不停抽动,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瞳孔中的光却没有变化,依旧温和。

  “手术室。”孙德龙做了个口型,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李东林。

  顾生点点头,缓缓从床上起身,抱起胖橘,学着孙德龙把枕巾捂在了鼻子上,然后挪蹭着脚步,慢慢走向打开的房门。

  门外漆黑一片,只有闪烁着红光的电子钟,还有头顶惨绿色的应急灯能提供一点光亮。

  顾生瞥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二十,到了医院消杀的时候。

  稍微把枕巾松开条缝隙,马上就有浓厚的84味道钻进了顾生鼻腔,吓得他赶紧把枕巾捂紧。

  不管是酒精还是84的味道,医院都非常常见,可是这种84中掺杂着腐肉的味道,顾生还是第一次闻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