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逼上绝路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笔趣阁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55章 逼上绝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逼上绝路

  第55章逼上绝路

  顾生眼睁睁看着鲜红血液从食指上渗出,然后滴落在不锈钢碗中。

  每一滴的声音,都像是能带走他一部分生命力,让他的脸色变得更苍白,身体变得更无力。

  顾生突然想起了那个著名的实验,同样是血液滴落,不过人家是蒙着眼睛,他是睁眼看着。

  他不明白为什么食指上会有这么多血液流出,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有半小盆了。

  大胡子看着差不多了,突然收起了脸上狞笑,竟然挂上了一副温和笑容,只是仔细看的时候,还是能发现那更深的恶意隐藏在笑容下。

  就像鞠躬道歉的樱花人一样,谦逊而充满恶意,知小节而无大义。

  顾生捂着手指,坐在餐桌上,寻找着背后带着更浓厚恶意的视线,却一无所获,这里几乎每个人都在看着他的手指,不断吞咽口水。

  就连那些穿着白大衣的家伙也不例外。

  三五分钟的时间,大胡子端着个洁白小碗走了出来,将其放到了打饭窗口外。

  “患者,你的菜好了。”

  顾生看着那颤巍巍,几乎没怎么改变的血块,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你是对我的手艺不满意吗?”大胡子充满恶意的问道。

  顾生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端起小碗,走到餐桌旁,手指沉重到动不了,全身上下每块肌肉都在传递着拒绝的信号。

  看到周围不断伸长脖子,几乎要把头掰断的众多病人,顾生忽然想起了李东林刚开始的操作。

  他把小碗放得远了些,故意朝上面猛地拍去。

  “不要……”

  “你敢……”

  惊呼声此起彼伏,顾生旁边两个戴眼镜的病人动作最快,他们直接伸手去抢那小碗。

  两人的动作,像是开启了恐怖机关,剩下病人全都扑了过去,如同草原上发现腐肉的鬣狗和秃鹫。

  顾生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满眼悲哀的看着这些抢食的病人。

  有人甚至为了能抢到一点血液,死死咬着刚才在身边说笑人的手掌,直到嘴巴接触到更新鲜的血液,继而变得疯狂起来。

  几个白大衣在旁边不停咽口水,上下耸动的喉结,出卖了他们此时的想法。

  餐厅最角落的身影,用力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灰白眸子中的怒火几乎压制不住,只能不断转动着脖子上的十字架。

  最后,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只能咬牙切齿的离开餐厅。

  因为这里的人太乱了,顾生就没有发现那离开的身影,否则他就不会在这些疯狂的身影中,寻找那个熟悉的家伙。

  一碗人血羹,直到被众人抢夺干净,餐厅的闹剧才算停息下来。

  顾生在这之前,就起身离开了,他就要是趁着混乱,才能在三楼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

  事实证明,这个医院的时间几乎都是同步的,这时候三楼空荡荡,除了护理站低头的身影,其他地方根本没人。

  顾生不敢出现在护理站那里,那天晚上三楼护士的形象,带给他浓厚的阴影,以至于现在他只是看到些许轮廓还是有些胆寒。

  依旧是三楼的中厅,依旧是那个垃圾桶,顾生紧紧抓着小锤,等在那里,他没有孙德龙那么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新的手术。

  他只能在这里死等。

  忽然,他听到尖锐的铃声,楼道所有应急照明灯都开始闪烁红光,紧接着就是阴森低沉的声音回荡。

  “四楼顾生的病例丢失,所有人马上找到他。”

  顾生脸色巨变,他现在也接触过恢复身份的人,可是他们的行动都没有这么大动静,为什么就他自己例外。

  虽然有着疑惑,可顾生没办法去探究,他只能把瘦弱的身子,紧紧躲藏在垃圾桶后,耳朵一刻不停的听着外面的风吹草动。

  此时的他已经被逼到了绝境,要是在医生护士找到他之前,恢复身份,那自然是万事大吉。

  可一旦没有及时恢复身份,那他就什么都别想了,哪怕是有神级技能也无济于事。

  “砰砰砰!”

  沉重的脚步声接连响起,顾生随之嗅到了浓烈的臭味,那种死老鼠的味道,他记忆犹新,第一天就闻到过。

  “看来这也是一群病人。”

  顾生心中嘀咕,截止到目前为止,他在医生的身上还没有闻到过其他异味,当然也不排除是他接触医生少的缘故。

  “咕噜咕噜……”

  顾生听到这声音,眼前一亮,就要忍不住窜出来,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一方面是出于谨慎,另一方面则是声音是朝里面去的。

  “别着急,再等等,快了,就快出来了。”

  顾生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强行压下想要探头观察的欲望。

  又是一波巨臭袭来,随后顾生终于听到了那车轮转动的声音,不如一开始清脆,增加了几分沉闷。

  几乎就在电梯开门声响起的刹那,顾生窜了出来,瘦弱身子爆发出无穷力量,用比猎豹还快的速度钻进了电梯。

  “伱是谁?”

  左边阴沉着脸的医生冷声问道,苍白带着血迹的手掌,顺势朝顾生头发抓去,而另一个身形微胖的医生,则是越过平车抓向顾生胳膊。

  “别怪我!”

  顾生一声低吼,攥着小锤的手掌,猛地朝较瘦医生的脑袋上砸去,同时欺身上前,借以躲避另一个医生的手。

  “你敢……我命令你……”

  较瘦医生的话,卡在了喉咙中,顾生的小锤,狠狠击打在对方头顶,顿时就有鲜血溅到了电梯壁上。

  另一个胖医生的动作不慢,看到同伴受伤的瞬间,就扑了过去,同时掏出身上的听诊器缠向顾生的脖子。

  “你个外科,玩什么听诊器,拿过来吧!”顾生抓着听诊器中间,高声怒吼道,染血的小锤同时落下,“这才是你该玩的东西!”

  “砰……嘎嘣……”

  小锤砸在胖医生脖子上,让他软软的倒了下去,同时顾生手中的锤子,也完成了使命,变成了一堆碎片。

  “呼哧……呼哧……”

  顾生瘫坐在血泊中,大口喘着粗气,嘴巴和鼻子里全都是血腥气,浓郁到化不开。

  闻着这股难闻味道,顾生却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也非常无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