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 23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23.第 2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3.第 23 章

  钟文冉后退,腿却被祝曜渊绊住,他整个人踉踉跄跄,伏在祝曜渊的怀中,声音微弱:“你要干什么?”

  祝曜渊能闻到他身上的气味,裹着蜜的甜,掺着花的香,他心中的难过渐渐被另一种东西所取代,他低下头,去嗅钟文冉的后颈,攥紧他的胳膊。

  钟文冉道:“你现在不太冷静,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我很冷静,”祝曜渊道,“平时可以自欺欺人,觉得我努力努力你或许就会爱上我了,可现在我突然明白过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确实挺冷静的,钟文冉想。

  可是他看着祝曜渊的眼睛,总觉得看到了阴沉、扭曲,与不顾一切的疯狂,温柔不再从他的眼中透出来——这次他确实是惹怒了祝曜渊。

  钟文冉才后知后觉感到害怕。

  “那天……”祝曜渊轻轻抚摸他的后颈,神色着迷,“你喝醉了,就是这样陷在我的怀中,抬眼看我,还亲吻我的下巴。”

  钟文冉不自在扭开脸:“你也说我是醉了。”

  祝曜渊趴在他的耳边,声音带着些许不明显的委屈:“可当时你的心里想着的不是我,你看着我的脸,透过它去想你的前夫,那一瞬间,我真想……”

  他的手从钟文冉脖子间渐渐收紧,在钟文冉猛地看向他后,他又触电般松开手,:“不,我舍不得,冉冉,我爱你啊。”

  钟文冉被他浓烈的信息素弄得身体发软,他撇开头,无助地撑住墙,“祝曜渊……祝曜渊,爱我就不要这样对我。”

  祝曜渊却突然暴躁:“不要这样?那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你他妈的就要离开我了,我怎么办!”

  钟文冉答不出来。

  ……

  然而那天祝曜渊最终还是没有彻底标记他。

  他逃了,在钟文冉又恢复冷静的眼神中落荒而逃。

  他逃得狼狈,破门而出的动作也极不体面,不像个老总,倒像个被捉奸的奸夫,可他通奸的对象,别说

  因为情,就是情欲,也是没有的。

  深更半夜,鬼都睡觉了,他在街头游荡,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他的车徘徊着,不知道该去哪,归处是何方。

  他觉得自己做了件错事。

  他强迫钟文冉爱他,强迫一个已经心里有人的omega去接受他,这段时间他就像被什么迷惑了心智,理智全无,只懂得盯着钟文冉。

  有几个瞬间他甚至觉得——钟文冉就是他的全部了。

  他可以抛下一切,守着钟文冉,爱着钟文冉,决不能让这来自不易的相遇被任何东西阻挠,哪怕这种阻挠来自钟文冉本身。

  这个想法就像是他身体里的本能,一旦冒头,便如病毒般扩散开,等他反应过来时,全部都来不及了。

  他爱钟文冉,不能失去钟文冉,让他离开他,这种场景只是想想就足以让他发狂。

  但——这么深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祝曜渊摸不着头脑,但他知道这种感情是真的,绝不掺杂丁点水分,尤其他看见钟文冉的时候,一颗心几乎贴在他的身上。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

  他的家安静冷清,和钟文冉的房子一点也不像,钟文冉的房间虽说整洁,却随处透着主人的气味,不像他的,卫生都不是他打扫的,走进去根本不像个家。

  祝曜渊从柜子里拿出两瓶酒,直接拿起子起了对嘴喝。

  他喝了整整一瓶白兰地,觉得天地晃动,椅子也有了重影,便跌跌撞撞的躺进沙发中,对着吊灯对饮。

  吊灯不会说话,他就自言自语,大多是语无伦次的叫着钟文冉的名字。

  他叫他冉冉,宝儿,别离开他。

  他不想和他断了匹配,不想断了这个时间任何有关于他们两个的联系。

  他想和他结婚,他想陪在他身边,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想了,他后悔撺掇杨嘉了,恨不能哭着求钟文冉不要对他这么残忍。

  他想跟他在一起,最好一辈子。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