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 24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24.第 2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4.第 24 章

  天色大亮,张聪站在了祝曜渊的家门口,敲了敲门,但没人回应。

  由于祝曜渊公司在市中心的缘故,他的公寓也买在了离公司近的地方,很简单的装修了下就住进去了,一住就好几年。

  此时差不多快中午,张聪去公司找过他,听他秘书说他不在才来的公寓,不过虽说他的公寓装修简单,没有门铃呼叫系统,可他的耳朵总没坏吧?

  张聪逐渐不耐烦,边敲边叫:“老祝?祝总?祝曜渊!”

  门里传来阵哐哐当当的噪音,张聪把耳朵贴在门上,可惜隔音太好,声音只透出来了一点,连祝曜渊的脚步声都听不到。

  这也证明他在家了,张聪忙喊:“老祝快给我开门,有大事跟你说!”

  “你叫屁啊——”门突然打开了,祝曜渊摇摇晃晃的靠在门框上,下巴上一层青色的胡茬,眼睛肿的不像样子,头发还翘起来了几根,“大清早催魂儿呢你。”

  “不是你,”张聪有点懵,“你让人……?”

  祝曜渊懒得搭理他,怏怏地回身往客厅走:“有事快说,说完就赶紧滚。”

  张聪跟在他屁股后边,突然恍然:“你为那个钟文冉这样的?”

  祝曜渊坐沙发上,沙发旁边是散落的酒瓶子跟烟蒂,整个屋子里都透着股霉味儿,又呛又闷,他坐下后又点燃根烟,懒洋洋道;“你怎么知道的?”

  “今儿早我去你公司找你来着,你那个秘书跟我讲的,”张聪受不了的咳嗽两声,挥挥面前的烟雾,“我日你可别抽了,你知道你房子里现在什么味儿吗,我他妈都嫌弃。”

  祝曜渊自顾自吞云吐雾,根本不理他。

  “程秘跟我说,你和那个钟文冉正在谈恋爱,她不方便打扰,让我跟你说一声,你让她查的钟文冉那个前夫她查到了。”

  祝曜渊闻言,用一种阴翳的眼神盯住他,整个人的状态瞬间紧绷,“查到什么了?”

  “你……哎呦,”张聪哀嚎,“你别是真栽了吧,那可是杨嘉喜欢的人啊。”

  “他喜欢又能怎么样?钟文冉不喜欢他,”祝曜渊起身,“他们也没在一起过,我凭什么不能喜欢钟文冉。”

  张聪对他这偏执的样子适应不良,抖落一身鸡皮疙瘩,“行了行了,我跟你说,程秘告诉我,钟文冉的前夫资料在国家加密文件里,名字叫做翟川,曾经为国家服兵役三年,最重要的是——这个翟川,他长得和你一模一样。”

  祝曜渊被落下的烟头烫了手,他惊愕的连点反应也没有,只怔愣的盯着张聪,喃喃道:“……什么?”

  “不过这世界上长相相像的大有人在,加上照片只能看到片面的五官,真人到底长什么样我们也不清楚。”

  “还能是我的双胞胎兄弟?”祝曜渊缓缓将烟掐灭,扯出个冷笑,“都他妈什么操蛋的玩意儿,越来越有意思了。”

  张聪看得心惊胆战,想问他烫不烫,但紧接着祝曜渊说:“你想个办法,我要见他。”

  张聪摊手:“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呢,你要见他我帮不了你,除非你舍得一枪毙了自己或者现在从这楼上跳下去。”

  祝曜渊沉默片刻:“你是说这人……死了?”

  张聪一脸爱莫能助:“死了。”

  若是这人还好好活着,祝曜渊可能还联想不到自己的身上,但这个翟川和他的经历重合度如此多,加上前段时间他对杨嘉的怀疑——他到至今都没想起来和杨嘉究竟是怎么认识的,说明他的记忆存在断层。

  他丢过记忆,但他本人不知道。

  祝曜渊开始有了种混乱感,还混杂着自我怀疑,他第无数次回忆杨嘉在的那段记忆,包括后来的几年,但发现能回忆起来的东西少得可怜,余下的只有空白。

  他这次顿了很久很久,在张聪没骨头似的瘫在沙发上时,开口道:“那个翟川,是怎么死的?”

  张聪想了想:“程秘说……好像是爆炸?”

  祝曜渊再没说话了。

  ……

  当天晚上祝曜渊就做了个梦,梦中燃起了好大的火,铺天盖地的热像天上同时有几个太阳在烧,能把人皮肤都烫出个大泡。

  轰鸣声、倒塌声、人的哀嚎哭声如同死神的尖叫,钻入他的耳朵中,他站在中央,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贴在他的耳边,是那个清澈婉转的嗓音,软绵绵的,还没染上冰凉的冷漠,他哭着说:“怎么办?”

  祝曜渊想让他别怕,有他在,但说出口的却是:“你先走,躲远点,有多远躲多远。”

  这话细听甚至有几分冷酷,祝曜渊心里急得不得了——他并不想让他走的。

  那声音的主人也急了,带着哭腔,搂住他的手臂,“我不走!”

  祝曜渊待着的身体的主人又说:“宝儿乖,快走,老公过会儿就去找你,听话,松手——松手!”

  周围还起着大火,祝曜渊生怕他这样闹会烧

  到他,他心想直接一起走不就完了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