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 4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4.第 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第 4 章

  祝曜渊被信息素扑了满脸,不过片刻后,他就镇定了下来,反调侃道:“你又是在干什么?投怀送抱?”

  钟文冉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松开手,颤抖着去摸电梯壁。

  祝曜渊静静地看着他折腾。

  “按一下八楼,”钟文冉声音堪称气若游丝,语气越发冷凝,“帮我按下八楼。”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峙,祝曜渊看他脸色实在太苍白,心中自嘲自己和个omega较什么劲,最终还是走了半步去摁电梯。

  下坠的电梯缓缓上升。

  封闭的空间里,气氛几近窒息,钟文冉贴着墙站,觉得这辈子最难熬的几分钟都在这里度过了。

  他的汗越出越多,待在他旁边的祝曜渊也开始感觉到了难受。

  伴侣匹配系统的匹配程序中,信息素契合度从来都是重中之重,祝曜渊记得自己和他的契合度很高,具体是多少倒是忘记了。

  现在这种时候,高契合度的影响就体现出来了。

  alpha通常没有发情期,或者说随时都在发情期,他们随时可以被自己的omega勾引,从而进入发情阶段,信息素匹配度越高,alpha就越容易被勾引到,在高强度的契合下,自制力这种东西简直不堪一击。

  好在八楼很快就到了,电梯打开的一刹那,祝曜渊几乎有种解脱的错觉。

  钟文冉从拐角处看见了同事的背影,张嘴想说话,但那背影一闪而逝,让他来不及开口,他向前迈了两步,没站稳,再次往祝曜渊的身上倒去。

  祝曜渊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他有点狠劲儿道:“你可真是……”会勾引人啊。

  如果不是因为钟文冉煞白的脸色,他都要以为他是存心的了。

  “对不起……”钟文冉也逐渐意识什么,虽然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状况,但是不难猜出面前的这个alpha能够闻出他的信息素,并且对于他的信息素反应很大,“我现在很虚弱,有些站不稳。”

  祝曜渊还能说什么呢,正常人在这种时候都不会谴责一个似乎连路都走不了了的omega。

  于是他不仅好心将钟文冉扶了出去,还把他一并送去了他所说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待着的许多午休博士,见状都涌了过去,七手八脚把钟文冉放在椅子上,有人找出来了药,喂他吃了。

  “小钟好点没?”

  “哎呀这是去什么地方了?幸好人家给送回来了,谢谢这位大帅哥啊。”

  “好了好了,睁开眼睛了。”

  祝曜渊看着钟文冉,他被众人包围,只露出半张白皙的脸,他的下巴小且尖,一点肉都没有,弧度十分优美,单看这半张脸,他呈递出来的状态还是很温顺的。

  前提是不要和他接触。

  钟文冉勉强抬眸,撞进祝曜渊复杂的眼神中,他思索片刻,用口型道:“谢谢。”

  祝曜渊微微一怔,他下意识要回答,但还没张开嘴,钟文冉身旁人问他:“你自己下楼干嘛去了?”

  钟文冉低下头,清咳两声:“去买了杯咖啡,没事。”

  七手八脚的同事们闻言,又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他,几个年龄大的说起人来更是毫不留情,办公室里一下子变得吵

  吵闹闹。

  这里没祝曜渊什么事情了,他趁着乱,打开办公室的门悄声退了出去。

  电梯一共有两台,他刚上来的那台外边立了个停休清理的牌子,他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台电梯外停驻了片刻。

  电梯打开,里面走出来个清洁工,浓郁的咖啡味飘出来,夹着若有若无的信息素,他困惑地皱眉,眼前又闪过钟文冉的面庞。

  而后他侧身进了旁边的电梯里。

  在他走后不久,钟文冉缓了过来,几个年龄稍长的同事说了他两句,类似要他顾好自己的身体,他的病情可大可小,下楼买杯咖啡就送了小命该多么不值当。

  他面容淡然,低低应了。

  待几个年长的同事说教完,他的几个年轻同事又凑了过来,“冉冉哥,刚才送你来的,是你的未婚夫吧?”

  钟文冉有气无力地反驳:“不是。”

  同事面容古怪:“不是?”

  钟文冉:“真不是,别瞎猜了,快去工作吧。”

  同事直起身来,看上去还是很疑惑,她正要转身,突然想通了什么,猛地转回身:“冉冉哥,你不会到现在还没翻看邮箱吧?”

  钟文冉愣了下:“什么?”

  “我先说了,你别生气……”小姑娘的神色小心翼翼,“那天我在主任办公室里看见你的伴侣匹配结果了,不过我只瞥了一眼,就一眼,上面照片里的人长得很像刚才送你来的那个男人……”

  钟文冉连头都不晕了,撑着站起来,走去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电脑,邮箱里确实有几个未读来信,其中一封,来自帝国婚姻行政部门。

  还有一封是行政大厅。

  打开就是祝曜渊的资料,一张一寸的大头照,照片中的他剃了个板寸,眉目间有很显眼的戾气,面容英俊冷硬,好像跟照相的人有仇似的,眼神也是恶狠狠的。

  现实中的他则要温和许多,或许是学会了伪装,恶狼披上了羔羊的皮毛,掩去了让人不舒服的煞气。

  上面写着,祝曜渊,男alpha,26岁,退役军人,曾服役三年,祝氏集团现任总经理,未婚,母系单亲家庭。

  祝曜渊。

  钟文冉反复默念这个名字,后颈又开始隐隐作痛,他的脑子有点乱,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祝曜渊投来打量的目光,觉得自己陷入了个圈套。

  这是个局吗?如果是的话,那杨嘉的喜欢是真是假?而眼睁睁地瞧着兄弟给自己未婚对象表白的祝曜渊,又是怎么想的呢?

  答案只有一个。

  祝曜渊并不满意国家给自己匹配的这个伴侣——也就是他。

  “冉冉哥?”他的同事在身后叫他。

  钟文冉猛然回神,眨了眨干涩的眼球,轻轻叹口气,对着小姑娘好奇的表情,淡声道:“没事,你去工作吧。”

  小姑娘三步一回头的走了,钟文冉在办公桌边坐了会儿,一伸手摸了个空,才想起来咖啡在他没注意时打翻在了电梯里,他只能喝凉白开了。

  其实他也没多伤心,伴侣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可遇不可求,每个人有各自的审美和条件,看不上他实属正常。

  只是有些惆怅,尽管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惆怅什么。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