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第 4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0 章

  第40章

  机场,十点的飞机落地,机场形形色色的人流中,夹着两个分外亮眼的情侣,他们身上的信息素比平常人更浓一些,亲密的融为一体,应该是刚经历过一场热烈的发情期。

  周围人与他们擦肩而过,大都多投注给他们一瞥,不止是因为两人长得好看,更多是其中一个人竟然是个omega。

  这年头,omega难得一见,若不是钟文冉身旁还跟着个祝曜渊,估计现在已经有人过来跟他要联系方式了。

  不过没有是最好。

  钟文冉对这些似有似无的打量本就十分不自在,他眉头紧锁,脸色渐渐黑了。

  略微扭头,祝曜渊就从低下握住了他的手,沉声道:“出了机场就有接送的车,先忍忍,嗯?”

  完全标记治愈了钟文冉的信息素紊乱症,他现在身上的信息素别人都能闻到。

  其实要是普通状态下,omega是可以自如控制信息素释放的,但他刚过完发情期,甚至发情期的最后三天调整期都被祝曜渊缠着没好好过,味道浓烈一点、无法控制是很正常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信息素抑制剂是不顶用的,打了还伤害身体。

  于是钟文冉只能这样上街,一路上收获目光无数,本就不甚稳定的情绪更是摇摇欲坠了几分。

  以前他是没这么被人所注视过的,或者说,这么多人异样的眼神。

  实验室中迎来实习生,偶尔需要他出面当个临时老师,高校有活动,他作为专家去能容纳二百多人的大教室里教授讲座,人多的大场面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可那时的人大都带着或崇拜或平淡的神色,而不是现在这样,用猥.亵的眼神将他全身上下扫描干净。

  他任由祝曜渊拽住自己的手,跟着他快步往出口走去,若是还有人敢看他,祝曜渊就会给个警告的眼神,将他护在身后。

  钟文冉自父母亡故,已经有许多年未体会过这种被人全心全意保护着的感觉。

  他一时不禁恍惚,望着祝曜渊高大的背影,那种熟悉感又涌上心头。

  但细细思索时,他的大脑空空荡荡,哪能想起来零星半点片段?

  匆匆走出机场门口,果然已经有车在等候。

  祝曜渊先护着钟文冉上车,而后自己也钻入后车座,开车人是个与祝曜渊年龄相仿的alpha,穿着西装,发型是很板正的三七分短发,见祝曜渊带着陌生人上车,还好奇地往后瞄了一眼。

  祝曜渊清咳:“开好你的车,不该问的别问。”

  年轻alpha听他一说,好奇心反而浓重了起来,笑着调侃:“你的人?”

  钟文冉一上车便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睛,却见祝曜渊坦荡点头,笑容带着得意:“眼光比你好吧?”

  “去你的,”那alpha扭回头去,给车打火,知晓钟文冉不是外人,便道,“袁百川那老贼,你这次来是要修理他了?”

  袁百川,一个帝国所有公民皆耳熟能详的名字,经常在各大报纸头条出现,现在自这alpha的口中说出,语气是那么不屑。

  钟文冉目光惊奇,紧接着祝曜渊按住他的手背,以示安抚。

  “我哪有修理他的能力,”祝曜渊眼神阴沉,“阿江,有话到家你再谈,现在不安全。”

  袁平江嗤笑,反问道:“我家就安全了?”

  实际上,他家才是最不安全的地方,但祝曜渊深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赴约前,及早联系了他,以求最大程度上降低袁百川对他下手的可能。

  见钟文冉还是一头雾水,祝曜渊握紧他的手,面上有极淡的苦意,向他介绍道:“这位是袁平江,袁百川的儿子……不过不是亲生的。”

  钟文冉还是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谈及袁百川总带着仇恨的语气,组织了下措辞才开口问道:“怎么会不是亲生的?”

  “因为他啊,根本没有生育能力。某天从贫民窟里捡到我,就跟捡到只小猫小狗一样,带到身边养大了。”袁平江眼中带着股扭曲的笑意,“很惊讶吗?”

  钟文冉自上车后就一直接触意料之外的事情,惊讶肯定是有的,但都似乎跟他没多大关系,他点点头,态度平淡。

  “我和他是在当兵时候认识的,”祝曜渊道,“那时候我都快退伍了,他刚入伍,有次我刚好撞见他洗澡,看见他身上有很多伤,大到鞭伤小到撞伤,都是袁百川弄出来的。”

  钟文冉这才有了些更强烈的反应,微微皱眉,似乎是不忍。

  祝曜渊抬手,抚弄他的眉头,叹了口气:“那也是我第一次发现,我们国家这位元帅,和新闻报道的不太一样。”

  钟文冉顿了顿,“是不太一样。”

  但祝曜渊透过他的眼神,能看见他的疑惑,像在问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他放下手,也不见沮丧,面色如常,只握住钟文冉的手收得更紧了。

  车子一路畅通,到达了袁平江的家,他下车帮二人收拾东西,介绍了他们的客房,随后转身离开。

  钟文冉和祝曜渊一个房间,据说是因为没人知道他的到来,所以别的客房没收拾。

  幸好他虽然是个omega,却已经和祝曜渊标记过,是对“名正言顺”的情侣,住在一起也没什么大问题。

  下午收拾好去吃饭,钟文冉去了趟洗手间,暂时和祝曜渊分开了小段时间。

  他弄好下楼要去寻找餐厅,正好在楼梯拐角碰见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他居然认识,是他的心理医生单闻盛,还有一个人,是个尖酸的beta老太太。

  三人在拐角处撞见,谁都没心理准备,老太太尖着嗓子,已经被皱纹给淹没的五官动了几动,叫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单闻盛则很惊喜:“没想到这种地方能遇见,钟先生。”

  “我是袁平江的客人,最近暂住在这儿,”钟文冉慢条斯理地回应,“我也没想到会遇见您,单医生。”

  老太太见两人认识,且听说他是袁平江的客人,立时换了个模样,狐疑地上下打量。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