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第 4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49 章

  第49章

  手续办完后,钟、祝二人从医院出来,祝家司机已经在路边等候许久,他们一边一个扶着祝母上了车。

  祝母坐在副驾驶上,钟文冉和祝曜渊一同在后座。

  钟文冉伸出手,小心地握住了祝曜渊的手,祝曜渊手指动了动,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到了祝家庄园,司机下车去扶祝母,两人都没有动。

  祝曜渊低声道:“冉冉,你现在祝家待着,我去看看墓地。”

  钟文冉手使了些力气:“我跟着你一起。”

  原本祝曜渊是想一个人安静会儿,可若要问现在谁最需要陪伴,肯定也是他,他拒绝不了钟文冉。

  下了车,他和祝母交代了几句话,坐进驾驶座,钟文冉跟着他进了副驾驶座。

  他心不在焉地开车,大概有一小时的时间,两人没有过交流,直到一小时后,钟文冉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这个方向是去殡仪馆?”

  祝曜渊恍然说:“不知道,我忘了查地址。”

  他要踩刹车,钟文冉拿出手机,快速搜索了一下,发现祝曜渊居然误打误撞走对了地方,只是过了点,需要掉头。

  他们边掉头边说话,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以前是祝曜渊起头,可现在祝曜渊情绪不高,钟文冉便快速思索那些能说的。

  “最近是不是都没睡觉?”他刚问出口,就有了悔意,生怕勾起祝曜渊岌岌可危的情绪,连忙补救,“我老师最近把实验室单独开放给我了,但条件是要做成功两个项目,不然就要收回,我天天在实验室里……”

  祝曜渊道:“我知道,你电话里告诉过我。”而后回答第一个问题,“最近守在我爸床前,想睡也睡不着,提心吊胆的。”

  他说罢,自嘲似的笑了笑。

  钟文冉怔愣着,眼底的心疼霎时涌了上来,这样的祝曜渊他从未见过,那么颓废。

  “你爸……”他小声地问,顿了顿,“我们爸,为什么突然……”

  听到他这声爸,祝曜渊眼眶湿润,祝博安生前埋怨他们结婚草率,非要让钟文冉在举办完婚礼后再改口,可是他没等到。

  他实在是太难过了,强抑着把车开到小道上,一踩刹车,头埋在方向盘上久久没有动弹。

  钟文冉摸他的头,他以为他哭了,可是没有,祝曜渊只是趴了会儿,起来时眼睛红着,但一滴泪都没有。

  他颤抖着的手握住钟文冉,用极低、极轻的声音说:“冉冉,我爸是让人害死的。”

  钟文冉震惊地瞪大眼睛,他想问,但他什么都不敢问,只听祝曜渊咬着牙,语气里全是哽咽:“那些人……我不知道是什么人,他们盯上了我们家公司,几次合作不成,就买通了医院里的人,换了我爸的高血压药,等我发现是药的问题时,已经来不及了。”

  “我要把他们揪出来!”祝曜渊抬起头,直视钟文冉的眼睛,满是恨意,“我要他们也尝一尝毒药的滋味……”

  钟文冉永远忘不了这一天,也忘不了祝曜渊的眼神,他见证了爱人的崩溃,却连安慰都说不出口,他甚至想劝解祝曜渊,不要被仇恨埋没,恶人自有国家法律来整治,他们需要平安、平静的一生。

  可他也知道,这些话太苍白了,他现在需要的是陪伴祝曜渊,哪怕是沉默,也远比这些话要好。

  夜色降临,他们这天终究没去成殡仪馆,而是回了庄园,在祝家睡了一晚。

  半夜,钟文冉听见祝曜渊翻来覆去地翻身,他睁着眼睛,问道:“还是睡不着?”

  其实两人都已经疲惫不堪,可祝博安突然的逝世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除了就此昏过去,实在没什么立即入睡还不做噩梦的办法。

  祝曜渊伸出双臂,将钟文冉搂入怀中,以往的柔情蜜意化作了一腔倾倒不出的苦水。

  他们还是相拥着睡去。

  第二天起来,他们查找好地址去了殡仪馆,临走时甄祖秋给他们做了饭,一顿热腾腾的早餐,吃下去身体是热乎的,心底却始终暖不起来。

  这次直奔目的地,到了殡仪馆,里面的接待人员迎着两人,介绍各类服务。

  墓地要钱、雕刻墓碑要钱、烧骨灰也要钱,馆里比较推荐一条龙服务。接待人把两人引进了陈列着排排墓碑的墓地里,祝曜渊牵着钟文冉走,一时竟然恍惚。

  前几天他的父亲在他面前断了气,那时母亲在他身旁陪着,母亲就像道屏障,将悲伤尽数揽去,他要做的,只是故作镇定地处理好所有事情。

  及至此时,他看见这一列列地底长眠的“人”,这才有了父亲已然死去多时的感觉,巨大的空茫袭上心头。

  选好所有东西,祝曜渊给了父亲个体体面面的墓地,接待人碰上出手阔绰的客人,态度顿时殷勤了不少。

  两人正要走时,忽然听见殡仪馆门口一阵嘈杂,原来是几个老太太老头闹事。

  他们本欲直接走人,可那说话声一句一句钻入耳中——

  “死人了呀,我们村旁边废工厂里死那么多人,连个收尸的都没有,要吓死个人啊。”

  “这个……我们也收不了啊。”

  “你们不就是干这个的!”

  “大妈,我们这儿不是做慈善的,国家不下来命令,谁敢过去收?”

  “可不收怎么行呢,”那老太太唉声叹气,“这成堆的尸体就够吓人了,等过两天全腐烂臭了,周围可怎么住人呢……也不知道都是谁家可怜娃,好像还全是omega,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钟文冉听着听着,便停住了脚步,祝曜渊同他一起顿住。

  帝国中,死人就够稀奇的了,遑论成堆的死人,加上全是omega,几乎不像个真事。

  现在的祝曜渊实在心力交瘁,别说管别人,就是自己也都管不起了。他拽住钟文冉想走,可钟文冉竟然径直走了过去,问那个老太太道:“您说的是真的?”

  老太太还没开口,接待人赔笑道:“真确实真,可我们也是真的不能管,您就省省心吧。”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