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第 5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55 章

  第55章

  袁平江躲在草丛中,他身边的人端着把狙.击.枪,透过瞄准镜,正好能看见工厂里某个房间。

  那房间有许多人守着,袁百川就在里面。

  他的线人遍布袁百川身边,早已将工厂摸透,只要他冲进去,袁百川的性命唾手可得。

  但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八点十分。

  多年前他遇见祝曜渊时,这人还是个大少爷,性格讨人厌的很,还经常在训练时玩消失,回来后被罚,下次依旧不改。

  很多人都好奇他去干什么了,袁平江和他相熟后,几次想问也都忘了开口。

  这个疑团一直持续到他消失,和他断了联系。

  之后再联系上,袁平江透过那个名叫钟文冉的omega,似乎才隐隐猜到那么一些。他还猜到这个钟文冉势必是他复仇路上的绊脚石,果不其然。

  爱情他没碰过,但他有个妹妹,知晓牵挂的滋味。

  在这一失神间,他身边的狙击手悄声喊道:“袁少,袁百川出来了!”

  袁平江拿起望远镜,他们一直盯着的房间果然被打开了,袁百川正被推着往外走,这老头似乎已经没了站着的力气,脸上有股死气,僵尸一般。

  他再抬手看表,八点十三分,没到时间,可他们已经不能再等了。

  只要这老东西死,谁杀的又有什么区别呢?他这样想,身体已经蠢蠢欲动,四周草丛里总共埋伏着二百余人,各个全副武装,只等他一声令下。

  他举起手,眼睛中闪着奇异的光芒。

  八点十四分,袁百川剧烈地咳嗽起来,冲身旁人要了根烟,袁平江的手慢慢落下,终究决定不下命令——然而就在他手落下的千钧一发之际,声旁突然响起枪声!

  有人的枪走火了!

  望远镜里只见袁百川一个激灵,他身旁的亲兵架起枪,对准他们的方向瞄准。袁平江怒骂一声,摔了望远镜,吼道:“进攻!”

  瞬间二百余人匍匐前进,又齐刷刷起立弓腰包围了工厂门口,枪口对准袁百川。

  袁平江贴门而立,没了望远镜,便抢过身旁人的□□,用瞄准镜对着他,袁百川的人茫然失措,连枪口朝哪瞄都不知道。

  风声鹤唳中,袁百川面沉如水,颤颤巍巍的手将烟捻灭。

  两方对峙,针落可闻,他苍老的声音如同被磨砂纸磨过:“敢问阁下是谁?刺杀国家元首,你们好大的胆子。”

  “元首?”袁平江笑了,“你他妈老糊涂了吧。”

  袁百川听到耳熟的声音,狐疑的沉默片刻,才道:“……袁平江?”

  与此同时的祝曜渊和钟文冉正在车上,马路上被堵得水泄不通,半天都不动弹。

  祝曜渊下车去看,发现不远处有几个军人拿着照片挨个敲车窗户,他顿觉不妙,回身想躲回车里,哪成想这一站就被人看见了。

  其中一个军人喊道:“你!站一下!”

  他顿住,手悄然摸向腰间的枪,而后转回去,英俊的脸上带笑:“怎么了?”

  几个军人齐刷刷跑过来,拿着照片互相确认后,道:“你叫祝曜渊?”

  祝曜渊点头:“是。”

  “可算是找到了,”那人擦擦汗,“你,跟我走一趟吧。”

  祝曜渊几乎要拔枪了,可是他的手一动,紧接着便停住。

  而袁平江享受够袁百川的惊慌之后,唇角一勾,目光环顾四周,扬声道:“老东西,多年的羞辱你就拿命来偿吧,今天我们之间,该有个了结了。”

  袁百川双眼紧闭,面色越发难看。

  就在袁平江一声令下、所有人架枪准备时,袁百川突然拽住自己的衣襟,睁大双眼,他浑浊的眼球似乎要突出来,嘴巴里发出急促却微弱的喘息,脸色憋得红紫。

  一瞬间袁平江的目光凝聚在袁百川的身上,他不敢置信,率先冲了出去,只听几个属下叫他:“袁少!”而后也跟着他鱼涌而入工厂。

  现场陷入混乱,而袁百川的人比想象中还要不堪一击,三两下便被制服。

  袁平江目呲欲裂,把枪抵在袁百川的太阳穴上——这个画面他想过不止千万次,然而如此轻易地实现,他却总觉得太过轻易,一股不爽占据了理智,他怒道:“别装死!”

  袁百川骨瘦如柴的手青筋暴起,他握住轮椅把手,艰难地呼吸,眼中满是血丝:“我……本来就快死了……”

  袁平江闻言只有更怒,这样毫无成就感!他想报仇,可不是找这样的袁百川,这就是个废物一样的糟老头子,哪能配得上他处心积虑好几年?

  他把枪抵在袁百川的头顶肆意使劲,袁百川像只濒死还要挣扎的老鼠,丑陋狼狈。袁平江突然笑了起来,那股无名火瞬间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多年恨意得以发泄的快.感。

  “本想着杀了你,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袁平江放下枪,“我现在有了更好的主意,来人,带走。”

  几人过来把袁百川从轮椅上硬拽下来,他转过身,突然感觉心底空荡荡,有了几分迷茫和怀疑。

  就在这时——他看见远处丛林开进了几辆车,瞳孔紧缩,抬手道:“等等。”

  随即他拿起枪,后退半步,再次抵在袁百川的头上,紧盯着急速过来的车辆。

  全体陷入种紧张、一触即分的氛围,几个人携枪藏在墙后,只见那几辆车停在工厂门口,下来穿着军装的几个人,与袁百川的亲兵装扮别无二致。

  但仔细一看,还有有区别的,在他们胸前的徽章上。

  袁平江将袁百川拽起来,挡在面前,似笑非笑低声道:“救兵?”

  袁百川面色灰败,并不答话。

  袁百川说不说话并不影响什么,他很快就知道不是救兵了,因为那车上又下来个人,是祝曜渊。

  祝曜渊面色平淡,袁平江满腹狐疑,又看见他身后下来一人,满肩的功勋章,还有花白的头发,那人冲他一笑,面目的慈祥:“你好,国王有请。”

  袁平江皱眉,松开枪扳指,袁百川软趴趴跌坐在地,一尘不染的军装被灰土沾上。

  他从云端栽了下来。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