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_二婚
笔趣阁 > 二婚 > 7.第 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第 7 章

  医院里,长廊上。

  杨嘉垂头丧气的站着,而祝曜渊的手在抖,是吓得。

  看见钟文冉倒下的一刻,他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恐惧,现在摸摸胸膛,胸腔里的心脏还在砰砰跳,怎么都没办法缓和下来,头一阵一阵地疼。

  其实他的理智知道,钟文冉只是摔了一跤,他又不是豆腐做的,根本没必要那么惊惶——再者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可是他没办法冷静,他觉得自己可能疯了,尤其抱着钟文冉时,一个男人怎么能比小猫还轻?骨头摸上去都硌手。

  医生终于出来,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视:“谁是家属?”

  祝曜渊脑子一抽:“我是,我是他……男朋友。”

  顾不得杨嘉投过来杀人似的眼神,他连忙问:“他怎么样了?”

  医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神色有些怪异,像是憋着什么,“应该没大事,可能有些轻微脑震荡,建议去做个脑补ct——你跟我过来一趟。”

  杨嘉忙道:“医生,我也……”

  “人小情侣的事,你还是回避下的好。”医生转身就走,祝曜渊赶忙跟过去,回头冲杨嘉眨了下眼。

  杨嘉拳头都攥紫了,在原地静默了片刻,跑进了病房里去看钟文冉。

  另一旁的医生办公室里,医生进去后便对祝曜渊开门见山道:“知道你男朋友有信息素紊乱综合症吗?”

  祝曜渊微微一怔,想起来前一次病发的钟文冉:“知道一点,但不清楚。”

  医生语带指责,“简单一个标记就能解决的病,非要让他去吃药,现在他的身体这么虚弱,全是药物造成的。”

  其实祝曜渊对这个病不太了解,之前想着去看看相关资料,但太忙给忘记了。

  他连忙向医生咨询了下。

  “对了,你的伴侣后颈腺体太脆弱,”医生整理了下措辞,“下次咬得时候记得轻点,那么大个口子,真不怕咬出事来?”

  ……又不是我咬的。

  祝曜渊这次是真的茫然了。

  他回到病房时,杨嘉已经走了,医生给钟文冉安排的病房比较偏,整个病房里就钟文冉一个病人,此时他正半躺着挂水,由于手被限制住,只能发呆。

  祝曜渊看见他挂水的手正是之前被杨嘉拉住的那只,手腕青了一圈,衬着他雪白的肌肤,颇为触目惊心。

  他想起医生说的话,一时心情复杂,走过去,半蹲在他面前,仰头看他。

  钟文冉不自在地挪了挪,侧头避开他的目光。

  “……老师不是说没有男朋友吗?”

  他不知怎么就问了出来,说完内心一阵后悔,正要改口,结果钟文冉神色疑惑,又转过头来,与他对视:“什么?”

  祝曜渊心里的火霎时轰然大盛。

  他比方才还要脑抽,竟然伸出手去摸钟文冉的后颈——对于两个还不熟的人之间,这个动作绝对算是性骚扰,堪比袭胸。

  钟文冉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往后缩,后背撞到了床头,眼中盛满懵懂。

  未被标记过的omega后颈一般都很光滑,正中的部分有个软绵绵的突起。

  而被标记过的omeg

  a后颈或多或少都有疤痕,是被他们自己的alpha咬得,这代表着一个alpha对omega的占有欲、爱欲与无声地宣告。

  标记可以被手术洗刷,咬痕却只能通过时间的洗礼来淡化。

  钟文冉的后颈就有这样的疤,而且摸上去凹凸不平,格外的深。

  他曾经的alpha,很爱他。

  祝曜渊摸上手的一刻,才发现原来他之前那些莫名的情绪,其实不过是种不明显的妒忌,就像杨嘉因为他私底下约见钟文冉而大发雷霆,他现在因为钟文冉后颈的标记痕迹而心烦意乱。

  钟文冉依然直勾勾地盯着他瞧,祝曜渊嗅到了他身上的信息素,收回手,却没后退分开距离。

  他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

  祝曜渊咽了咽口水,道:“今天……你都听到杨嘉说的了。”

  钟文冉想起杨嘉妒火攻心时的揭发,面容淡然:“嗯。”

  “那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钟文冉顿了顿,似乎在思考,道:“有。”

  祝曜渊心里忐忑起来,放柔声音:“什么?”

  “他说你没看上我,那今天你为什么不把协议书跟我签了?”钟文冉沉静地看着他,“如果是担心你的项目,我已经答应了,你现在可以签字,我不会反悔。”

  祝曜渊一下子变得咬牙切齿,有种有气无处发的感觉,伸手捏出他的下巴,挤出个笑容道:“那看来你也没看上我了?”

  钟文冉处变不惊:“谈不上看上看不上,我确实需要你,可既然你不需要我,我们也就没必要进行下去。”

  这就像个把柄,祝曜渊是折服了,索性彻底不要脸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不需要你。”

  钟文冉想把下巴躲开,结果祝曜渊又用了些力,他皱眉:“你之前……”

  “我之前说过?可之前怎么能和现在相比呢?”祝曜渊又凑近一些,距离近到几乎能亲上,“老师……你不知道,今天看你受伤,我竟然觉得自己比你还痛……”

  接下来的话消失在了两人的唇齿间。

  钟文冉整个人都是懵掉的,他瞪大眼睛,过了很久才想起来抬手推他,那只手挂着水,还受了伤,又接着被祝曜渊摁住,他特意避开了他受伤的地方,不过力气还是大得吓人。

  只是简简单单的唇碰唇,祝曜渊几乎麻掉了半片身体。

  他从不知道接吻的感觉这样美好,钟文冉的嘴唇就像棉花糖,在他嘴唇的辗转下融化,黏稠的桨蜜裹住他的灵魂,血液在他身体里奔腾。

  要死了,他想。

  他不是完蛋,他是栽了。

  他终究被钟文冉使劲推开,离开前还疯狗似的咬了一口,咬得钟文冉眼泛泪光,冷着脸捂住嘴。

  “你疯了?!”

  祝曜渊可算舍得退开,舔了舔嘴唇,他道:“还挺清醒的。”

  “钟文冉,和我试试吧,”他说,头一次连名带姓的叫他,“我保证对你好。”

  钟文冉不可思议的瞪着他,“你真的是疯了……”

  “我们本来就该结婚了,谈个恋爱就叫疯了?”祝曜渊笑得温柔,语气充满诱惑,“和我试试吧?乖。”

  --x--s--6--3=====w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