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等我_失忆后我救了病娇暴君
笔趣阁 > 失忆后我救了病娇暴君 > 第58章 等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8章 等我

  祭祖的钟鼓才敲过没多久,算算时间,这会子叶淮应该在祠堂忙着才是,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屋里的几个人都出其不意,林疏影连忙迎出去,含笑问道:“表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万安应该跟你说过了吧,”叶淮的神色中带着明显的不耐烦,“没我的话,任何人不得过来吵她,你闯进来做什么?”

  林疏影早有准备,款款答道:“表哥,我想着文姐姐来了好几天了,我始终没机会过来拜访,实在是失礼,况且文姐姐一个人在这边,也是冷清的很,我过来陪她说说话,好歹也热闹些,我也想着怕表哥担心,所以来之前特地打发青罗去祠堂那边禀报表哥,表哥难道没见到青罗?”

  “明知道我这会子多半回不来,打不打发人过去回禀,有什么区别?”叶淮神色冷淡,“你来了也好,就算你不来,我也正要去找你。”

  难得他有事要找她,林疏影心中一喜,连忙问道:“表哥找我有什么事?”

  “有些东西要给你。”叶淮道。

  林疏影越发欢喜起来了,莫说送东西,就连主动找她,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今日是怎么了,竟突然这样好说话?林疏影连忙含羞带笑地问道:“表哥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万安,把西厢房那四个人给表姑娘带走。”叶淮吩咐完,看向了林疏影,“你既然喜欢热闹,那四个人都给你吧,你想怎么热闹,就怎么热闹。”

  林疏影再没想到送的居然是这个,愣了半天才道:“表哥,那是姑妈赐给你的人,怎么能随便给我?”

  “我跟你不一样,我不喜欢热闹。”叶淮淡淡说道,“以后没我的吩咐,别往我院里来,若是打发了人去问我,就等得了我的消息再说,投机取巧,阴奉阳违的事,你做的出来,我也看得出来。”

  他看她一眼,眼神中带出了凌厉:“再有下次,你知道我的脾气。”

  他竟这般不给她留情面,经当面拆穿她的心思?林疏影难堪到了极点,心里的委屈也泛上来,红着眼圈问道:“表哥,就算我没得你的回话,难道我就不能过来了吗?”

  “不能。”叶淮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越过她走进屋里,站在文晚晚身边低了头在她耳边问道:“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虽然不很高,但也足够林疏影听见了,林疏影一下子煞白了脸,带着点儿惨笑回过头看着他,慢慢问道:“表哥难道以为,我会趁你不在,把她怎么样吗?”

  “难说,”叶淮并不看她,只道,“若是没有什么,做什么要处心积虑……”

  袖子被扯了一下,却是文晚晚看见林疏影神色凄楚,心里有些不忍,拦着不让他再说。

  这个傻子,总还是心软,这府里的人要是没两下子,也不可能立足。叶淮虽然觉得她有些妇人之仁,但还是不舍得拂了她的意,中途便改了口:“祠堂那边已经散了,你带上那四个人,过去陪太妃吧。”

  “好,”林疏影低声道,“我去陪姑妈,我如今,也只剩下姑妈了。”

  她快步向外走去,到门前时,西厢房那四个丫鬟已经被万安带着侯在廊下,一见她齐齐福身行礼,神色尴尬,林疏影还没说话,又听见屋里一声笑,却是叶淮的声音:“不是才给了你一匣子首饰吗,怎么还打扮得这么素净?”

  林疏影忍住了泪。

  他明知道她跟他的婚约几乎已经是敲定,明知道婚约若是落空,她必定要受万人嘲笑,明知道只要有过这么一回事,就算婚事不成,她一辈子也不好再嫁别人,可他还是这么对她。

  果然,只要心里不在乎,不管她有什么苦楚,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

  他既如此践踏她,那么这门亲事,她就算不择手段,也一定要做成!

  “万安,”林疏影含笑叫道,“我没带服侍的人,劳烦你帮我把她们四个送过去。”

  “行,”万安自小就在镇南王府服侍,与她也十分熟稔,便没有多想,连忙向手下的小厮吩咐道,“我帮林姑娘送人过去,你们警醒着点,王爷叫了别磨蹭,若是王爷问我,就说往内院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他带上那四个丫鬟,跟着林疏影往外走,刚一出么,就听见她问道:“姑母让我问你呢,在淮浦的时候,皇帝是不是专程去接文姑娘的?”

  万安警惕起来,连忙笑道:“林姑娘,奴才什么也不知道,若是太妃有什么要问,就问王爷嘛。”

  林疏影淡淡一笑,又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我还听人说,皇帝先前还打算给文姑娘封妃呢,也是,文姑娘模样生的好,性子也好,又在皇帝身边服侍了六七年,日久生情也是有的,也就难怪皇帝千里迢迢追到淮浦找她。”

  她并没有压低声音,跟在近旁的四个丫鬟一字一句全都听在了耳朵里,虽然依旧低着头不敢露出什么明显的神色,但却都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这些都是叶淮严令过不得传出去的事,万安越听越惊,连忙打岔:“这都是哪个烂了舌头的在姑娘跟前胡嚼咀?绝没有这种事,要是王爷听见了,准得生气发火,肯定要追究到底。”

  林疏影微微一笑,这是抬出叶淮来吓她吗?如今,她却是不怕惹叶淮不高兴了,反正无论她怎么做,他都不会待见她,她所求的,也就是一个王妃的位置而已,至于他的喜爱,有则更好,没有的话,也不值得太费心思。

  她好好一个大家闺秀,这么多年来以他未婚妻子的身份存活着,时刻以他的喜好为准,唯恐有一丁点儿做得不周全,他却如此践踏她,转头去找一个处处不如她的宫女,而且明摆着,这宫女还是皇帝旧情人。

  他昏了头,竟然连这女人有没有失了贞操都不在乎,那她就把这女人的丑事抖出来,让天下人都知道她的底细。他最是傲气,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打了他脸,她就偏要打他的脸,不信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他也敢戴。

  林疏影脚下一顿,神色严肃起来:“怎么,竟然是胡嚼咀?那就一定要严加查处,我即刻告诉姑妈,把这些背后议论主子的奴才全都惩治了!”

  “好姑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安连忙道,“这种没影子的事,越是正儿八经地查,越是说不清,等我私下里跟王爷说一声就行,不必惊动太妃。”

  的确是这样,越是辩白,越让人起疑。林疏影眼中闪过一丝笑影子,很快点了点头:“好,那就你回头跟王爷说一声,我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叶淮所在的方向,心里知道这些小巧的把戏肯定瞒不过他,不过也没什么,成了如她所愿,不成,也不会比现在更坏。

  卧房里。

  文晚晚嗤的一笑,捏了捏叶淮的耳朵:“你怎么想起来的,居然把那些人送给林姑娘?”

  “她自己说的爱热闹,”叶淮眼里带着笑,闲闲说道,“就让她好好热闹热闹。”

  “我猜你肯定是早就想好了要给她,什么爱热闹不爱热闹的,无非是找个借口罢了。”文晚晚笑道。旧时光整理

  “聪明!”叶淮低头在唇上吻了一下,“吃了早饭吗?”

  “还没呢,”文晚晚推开他,“按着规矩你是不是该去太妃那里吃?快过去吧,别让太妃等得久了。”

  叶淮从妆奁里挑了一对月光石的小钗子给她戴上,端详了一下:“这石头夜里看着好,白天却太不起眼,不好。”

  连忙取下来,又换了一对赤金嵌红宝石的给她戴上,还是摇头:“这个又太热闹,也不好。”

  “好了,”文晚晚站起身把他往外推,笑道,“我自己挑吧,你一个男人,哪里知道这些?快过去吃饭吧。”

  平时可以躲,今天八月十五的正日子,这顿饭,却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的。叶淮回身又吻了她一下,柔声道:“我过去点个卯,你先别吃,等我回来了,咱们一起好好吃。”

  “去吧!”文晚晚又是一推,把他推出了房门。

  等他走了,文晚晚重又坐回妆台前,春杏拿了妆奁里的首饰,一样样给她试着,左看右看,文晚晚总觉得,似乎都不很合适,无端便觉得,也许方才该让他继续挑的,大约只有他挑中的,才是最适合她的。

  “姐姐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些点心垫垫?王爷还不知道什么才能回来呢。”小燕小声问道。

  他说过的,要等他回来一起吃。文晚晚微微一笑,道:“我不饿。”

  便是饿了,也得等他回来一起吃,不然这个人,又不知要如何恼火了。

  叶淮赶到正房时,早饭已经摆好了,林氏坐在正中,左手便是叶景濂,右手边是薛令仪,林疏影在末座相陪,看见他时连忙起身,笑道:“表哥来了。”

  “我给你的人,你竟然转手塞给影儿了?”林氏忍着气,应声说道,“这算什么道理?”

  叶淮走到跟前坐下,淡淡说道:“就是说,我不要的,谁也别想强塞给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xtoo.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muxto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